2章 唤我莘之

小说:神尊大人久等了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康乔乔本乔 字数:2018

我死了吗?怎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

张古色古香的雕花楠木床,眼珠停地转,过了几分钟,她才缓慢地睁开眼睛,猛地张皮肤白得近乎透明得脸杵脸前,白无常来抓我了?苏自觉地伸出双手递面前。

“那个,请问下...我什时候可以投胎啊?可以投个有钱人家吗?”

“噗~姐姐,你睡傻啦。”面前的人直起身笑得接下气。

抬起头疑惑,有点花,清,又抬手揉了揉眼睛,再使劲睁大双眼,清,对方哪里是鬼嘛,分明个和自己样有血有肉的小屁孩。起来十四五岁的样子,怎都让人觉得他浑身冒着傻气。

“笑笑笑,有好笑?”苏瞪他,说着起身下床四处观察,发现个房间竟然是古代的装修风格,屋里全是金丝楠木家具,来还是个有钱人家,对面人也是身古装打扮。

会吧,下水道里穿越?是什神仙操作......

嘴唇微动刚要开口,“嘭!”的声,只见害她失足掉入下水道的罪魁祸首破窗而入,还来及等她做出反应,少年大步把推开她,苏踉跄着向门外倒去。

耳边风声猎猎,苏感觉身体飞速下坠。扭头,靠!外面竟然是万丈悬崖!!!苏慌乱的伸出双手空中胡乱挥抓,想着抓点树枝之类的东西来停止自由落体,然而四周空荡荡的,什都没有。

绝望的认为自己次绝对死定了的时候,突然方高空有明物体疾速飞来,待对方靠近才个人:俊美绝伦,五官如雕刻般分明。

吞吞口水,瞬间换花痴脸,神仙下凡了。。。。。。

感觉腰间环只有力的胳膊,带着她掉头往飞去,听着耳边传来的有力的心跳声,苏突然感无比的安稳,好像,算天塌下来也怕了。

会儿功夫,他们又回了刚才的房间,少年还跟那团黑雾纠缠,脸已经出现了几道伤口。然而,黑衣男子手轻轻挥黑雾消失得无影无踪。

果然是神仙。。。。。。

没有察觉自己还被人揽怀里,直接抬头往对方脸去。

,苏身体僵,顿时呆住了。

张帅脸,剑眉星目,眼窝深邃,鼻梁高挺,薄唇微抿,彷佛画中走出来的古装美男子般,特别是那双眼睛,此刻正含笑着她,彷佛要把人整个灵魂都吸进去般。好想地被扑倒。。。

等等,含笑?着我....?!!!

的脸蛋瞬间爆红,下子从男人怀里几步跳开。

真丢脸。。。二十世纪过那多明星,竟然还会犯大的花痴。过......那些差眼前位可止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唇瓣微动,声音还没发出来,被人急急的抢了话。

姐姐,你没事吧?”那少年凑过来满脸担忧的问。

“咳,咳,没事,谢谢帅哥救我。”犯花痴被人发现让她很尴尬。

“纪莘之,我现的名字,我想你唤我莘之。”男人嗓音低沉有磁性,彷佛穿越千百万年的时光而来,每个音节都温柔的包裹着苏,让人心口发热,浑身暖洋洋的,像照射极寒雪地里的般。

片刻后,苏问他,“你们是什人?怎会知道我的名字?还有,里是哪里?”

姐姐叫我胡白好,我...”少年的脸都快贴了。

“去门外守着,别让它们进来。”纪莘之眼神锋利的射向胡白,声音冷得像冰川。

胡白顿时激灵,拔腿跑。

此时,门外徘徊着数清的恶鬼,惧于神尊的威严,敢靠近。“哼~有神尊此,由得你们放肆”胡白跃房顶敲着个二郎腿,躺下赏月。

屋内,纪莘之没有回答苏的问题,而是几步走前去,手掌覆额头,刹那间,苏感觉有什东西钻进了自己额头,然后开始浑身发热,手镯叮铃作响,下子失去意识倒了纪莘之怀里。

纪莘之垂眸着苏,眼神温柔得要快要溢出水来,伸出大拇指下的抚摸苏脸颊,轻声呢喃。

。”

。。。

“神尊,我们了~”胡白大嗓门从房顶传来。

话毕,纪莘之抱着苏飞出来,顿了顿,转身对胡白说:“去查查怎回事。”说完见人影。

“啧啧啧,尊神也太着急了吧,果然禁欲的老男人最可怕。”

“唉,咱姐姐可真是惨哟~”

。。。

鬼川尽头溪池居内,昏睡三天三夜的苏终于醒了,晕乎乎地躺环视四周,嗯...又换了个房间。

纯白色缦纱低垂,左右两边各挂着刺有鲤鱼纹样的帐幔,房间左边是张四方矮桌,右边摆着张明紫檀画案,案面光素,案面整整齐齐地堆着许多画卷,苏掀开被子下床走过去,发现面静静躺着副美人图。

女子袭白衣,袖口绣着如火般艳丽的花朵,苏出来是什花,只觉得很是霸气;黑发如瀑,肤如凝脂,凤眸潋滟,唇边抹浅笑若隐若现,有股说出来的妖媚之感。

呃...苏皱眉,只是,张脸怎着有那点熟悉呢。

没有过多纠结,苏转身走出房门,此时正前方是条宽约十米曲折蜿蜒的长河,水面波光粼粼,河两岸是沟壑纵横的山丘,大部分是青绿色的植被或树叶完全凋零的裸树,姿态优美,山间雾气环绕,有种神秘朦胧的美感,深蓝色的天空繁星点点,宛如古代名画家作的副游春图。

房子背面是片开满火红色花朵的池塘,凑近,正是画中女子袖口绣着的那种花,去,成片的火红色,像极了台风来临前美丽的火烧云。

突然发现了什,直接池塘边蹲下。

与此同时,阴司大殿内,白两人相对而坐。

“找了?”苍老沙哑的声音从位白发苍苍满脸布满皱纹的老者嘴里发出来。

“嗯。”

老者眉宇之间闪过丝释然,“千百万年,你终是寻了她,天眷顾,竟能让我有生之年再见她。”

“傀恚可还安稳?”

“十八层近来异动频繁,老夫前去查探过几次,并未发现什可疑之处。”

“人间骤然间涌入大量的邪祟,恶魔聚集,必定与三魔有关,你务必要仔细。”纪莘之沉声说。

老者点点头,然后嘴唇动了动,试探着开口,“她回来了,那阎勾...”

“无碍,我自有打算,你地此注意安全,待她恢复,我便带她过来。”纪莘之波澜惊的回答。

老者未作应答,只轻轻阖双眼,周身仙气缭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