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新湖】

小说:我不再追逐远方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定杭小晨 字数:6577

以为许汝芯只是嘴上说说,没想真的说。像往常一样提前半小时出发,想等会干点什么打发时间,隔一条马路,的身影,伴随越越近的奸计得逞的笑容。

笑容真真实实出现面前,甚至想象得脑海里多么兴奋,哼,就你这水平还想跟斗,嫩点吧。

多久。”这一刻,不变的永恒。

“刚。”递给一杯奶茶,透明杯子里飘红豆。

“头发都快攒灰,还刚。”接过奶茶,另一只手帮揉头发。灰尘是的,空气里最不缺的就是它,但头发上一点灰尘都没,那只是时光留给们的见证。这见证见不得旁人,不想让对方,因为毁形象,但又希望对方,主动询问,问一句心疼一寸,然后轻描淡写飘过。

说的是废话,但每说一次,爱就深一分。这就是爱情区别于其他感情的样子,没事找事而不腻。

“你居然嫌头发脏,不跟你玩。哼。”再次发挥演技,一秒钟换脸,又生气又可爱,装出的喜怒哀乐。

没想这一出,反败为胜将一军,纳闷,为啥跟上次的剧本不一样,难不成无论对错只能挨骂?想不通,只能张大嘴巴眼直直,佩服的临场应变能力,同时对自己自诩语文水平高心存怀疑。

这一幕,也意料之外,本等待唱一出好戏,然后再回敬更高水平的戏码,实斗不过就耍赖,打滚是不必的,三秒钟挤出一滴眼泪倒是简单。现觉得很无聊,无聊想打,打一顿出出气就舒服

所以的眼神变化,一下子明白过,逃是逃不,这一逃以后就追不上,只能乖乖把耳朵伸过去,低头准备受罚。耳朵嘛,就是长玩的,不然怎么长记性。

的动作神态,好几秒的时光流转,像是过好几节最难熬的英语课。见没动静,抬头,发现许汝芯找座位坐下,悠哉游哉喝奶茶,四处张望风景,假装不经意,转身,一脸疑惑:“干嘛?”

差点笑岔气,这孩子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老天爷赏饭吃的行当,没伯乐相识,挤这小小的地方,整天跟傻小子沉沦,浪费天赋啊。

向旁边挪挪,坐下,学的模样喝手里的奶茶,跟旁边的人东一句西一句聊天。

“今天谁去民叔那上班。”喝一口奶茶。

“小关,他去上瘾,还小绿。”吸一粒红豆,混杯子里奶茶差不多味道的奶茶咽下。

觉得们喝的是同一杯奶茶,只是的多一份红豆,那是的相思,的相思不杯子里,心里。

“期中考怎么样。”喝一口奶茶。

“一般般吧,考不进前列,也不至于倒数,你呢。”吸一粒红豆,把的相思吸进心里。

“英语比上次高,数学低,其他差不多。”

“嗯。”这话题此结束,很感激的记性没那么好,不然受罚,回去肯定胖揍吴庭。

吸溜。吸溜。时光流转。

“刚才过去的是不是210公交车。”倾斜杯子,吸管伸进去吸尽最后一口躲杯底的奶茶,低头前似乎一辆车子。

“好像是的。”大庭广众之下注意形象不再开膛破腹一粒一粒吃尽这杯底的红豆,就当留一丝相思慢慢滋生新的相思。得很清楚,绿色的车子,好像标210数字。

“那你为什么不叫们不是等车吗。”转身,一脸不敢相信,懵那里。

“是喔,。”也很懵,不知道为什么,跟的脑子一起变慢,切切实实慢,说这句话的时候什么感觉都没

“你这笨蛋。”招呼不打直接扯耳朵,瞬间通红,毫无防备差点叫出,该的还是要的。

一连操作,都不知道哪才是真正的

就像不知道哪才是真正的

好像哪都喜欢

好像哪都喜欢。

真好玩。

好玩归好玩,但这一趟210确实是错过,下一趟要十几二十分钟,两趟之间等得不耐烦,上一辆掐准时机过揽客的灰色中巴,这颠簸的小破车,似曾相识。

车,上次坐的位置被一大叔坐,坐一空一,两人上车当然不会为所谓情怀挤座位,少走几步坐靠前位置,条件性掏钱出准备给车费,很快想起上次的车程。

低头手里拿的钱,抬头眼许汝芯,发现同样拿钱抬头,四眼相对一眼神什么都懂,不约而同笑出声,同时慢慢向奸笑发展,钱,能省则省,当然,知道原因更好。

可惜,永远不知道为什么。

很快,手里的钱被收走,多一张纸质车票。车票几十上百张粘一起像便利贴,上面格子竖标注车程分段和价格,由售票员拿尺子截掉从手里递给。从临镇临城河西车站,二三十公里,十一站点,五块钱。

没问售票员为什么这次要收费,因为不打自招,摆明说以前坐车逃票,没交过钱,得的回答可能不是为什么,而是派出所警察录口供问你为什么。几块钱的事情,没必要。

售票员收钱走人,回车门旁边坐下,继续跟司机聊天,声音洪亮内容千奇百怪,各种不堪言语刹不住车喷涌而出,这氛围就像村里大树底下上年纪认识几十年的老朋友闲聊,比崭新的210公交车更接地气。车启动,继续穿梭灰尘满天的道路,为赚钱不惜把自己弄脏。

一张钱换成一张车票,相当于活物换成死物,瞬间没的意义。心里虽然不舒服,但心安。两者不矛盾。

许汝芯夺过手里的车票,跟那张并一起收入袋中。没问干什么,知道想干什么。女孩嘛。

这一路风景,甚美。因为

停走停走,不像210公交车那样死守规矩不站点不停车,见证过窗外很多行人路上招手想上车边招边远边骂街的好一幅人间皆苦,这辆车照样充斥骂声,但那只是司机跟售票员以及混熟的大叔大婶开玩笑,每句话不带生殖器官骂人都说不出,不是朋友,但彼此臭味相投没什么架子,活得自

所以,司机深知出门外不必死守规矩,车是载客的,乘客是给钱坐车的,两者相辅相成,谁也离不开谁,那么路上人招手想坐车,停吧,小路口,大路边,想上想下随时欢迎。可能210公交车司机拿死工资,这趟车司机按提成加工资,可能两者面对受众不同,公司文化不同。不知缘由,但区别,大概就是书面语跟口语的区别。

说不出喜欢哪一班车,萝卜青菜各所爱,只要心情好,坐什么车都是舒服的。或者,像一样,旁边坐心上人。

转身,笑转身,像时一样没反应过懵住,见还是呆呆,猜什么,拿手摸一下脸颊头发,没发现异物,这才慢慢出声:“干嘛。”

“没事,见漂亮的女孩,多一眼而已。”

想象中的脸红羞涩以及甜言蜜语,的耳朵再次通红,疼痛中听另一的呵斥:“跟谁学嘴这么甜,是不是打算去祸害其他小姑娘啊?”

只能伸手投降。

突然笑,很满意地笑,完全没刚才气势汹汹的样子,像极捉弄别人得逞的得意忘形,感觉又上当

一路玩玩笑笑,老天爷寂寞一生见不得这光景,时间被按加速键,哈哈哈哈哈,十一次笑声还没笑完,十一站点已经被碾压车轮底下,成以前的日子。车站,下车。

座位中间偏后,前面人后面人,秉出门外要讲礼貌的好品质,俩约好先等前面的下车们再跟上,一两对三对四一堆,下车的人比座位还多,比全车的座位还多。原位,的乘客下车,坐前面的下车,们后面的挤下车,就是找不时机拉许汝芯下车。

可能这就是210公交车公司所不想的风景吧,肯定杜绝不,但一切按规矩矩,多多少少能减少一点,一天减少一点,一点一点汇聚成河,起名历史长河。

这条河是往前流的,所以终究会分出胜负,拍死一沙滩上。

那么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继续行驶城市里的会是哪一趟公交车,如今朝气蓬勃的210蓝色公交车会不会变成曾经最讨厌的这班车的样子,而这班车会不会继续苟延残喘基层破烂小路,甚至逆袭占领另一条路线。

难说,未的事情谁说得准呢。

的事情捉不透,此时此刻眼里。待车上的人全部投胎似的赶下车,许汝芯的手起身离开座位,半身车子的走道,两级台阶,一下车就像另一世界,不过是从浑浊的空气进入另一股浑浊的空气,味道不同,一样难闻。

吵闹得很。很正常,车站是一城市的中转站,人流量很大,哪不吵闹的,除非是没人住的废城。

出口,刚走几步,立刻摩托车搭客佬围上,很真实的包围,你走一步他们跟一步,一整圆圈一起动,簇拥往马路方向走,不知道的还以为哪明星自降身份出现这小小车站呢。被人包围关注是兴奋的,但现这种过于热情,让人很容易产生窒息感。很不舒服。

刚开始众口揽客,小声拒绝,还觉得点不好意思,人家出赚钱不容易,就这么拒绝别人是不是太无情。慢慢走一段距离,觉得比他们更不容易,为什么他们为一己私利不考虑们感受折磨们,太气愤,越想越气,不顾形象大声吼几句,愣住,他们和许汝芯都愣住,又一辆车进站,一哄而散,一哄而上,继续新的捕食。

没错,这就是大自然的捕食,谁为刀俎,谁为鱼肉。

后面的小绵羊替们当挡箭牌,很快离开狼窝,马路上的车水马龙,抬头,艳阳高照。世上,太阳,和心上人一起走大街上。这一刻拥一首诗。

把这首诗念给许汝芯听,睁大眼睛,一脸崇拜,又不敢相信,许久吐出一句你真才华,这水平比刚才吼那几句好听多

差点一口血喷出

“你觉得水平做出这首诗吗。”街道两旁的店铺由书包背包变为手机店小卖部,走得很慢,忍住不笑,问身旁的人,也是问自己。头顶多一把雨伞,不是西瓜雨伞。

“能做出,但不是时时刻刻都能,需要一片空白的无念外加突如其的灵感,就像一滴墨落一张白纸,自成一画,恰好处。”敷衍说肯定能让开心,也不开玩笑说不能,很理智地说出自己的真实法。事实上更喜欢这种回答。

也是这么想的。

那么,属于的那首诗什么时候找等不及

,南方书城。”思绪还没想完,许汝芯指前方十字路口对面的一大招牌,笑得像小孩子。

也笑得像小孩子,人生近是悲剧,远是喜剧啊。

红灯,顺南方书城墙边小路走上十几二十米,太阳从东边出,头顶的雨伞刚好派上用场。继续东行,走尽这条路,一大转盘十字路口,逆时针人行道过马路,再走上一小段距离,一条河,一座桥。

河水浑浊,河道宽水量不大,混杂树枝塑料袋等各种垃圾,顺流而下,不知会停靠岸边成为岸上垃圾,不知会拉起怎样一支大部队涌入大海,从上而下得清楚,不远。

桥头红色字体刻字。永久桥。

听别人说,结婚的婚车会从这座桥开过,再绕经前面的幸福路,寓意永久,幸福。”许汝芯摸永久桥上面的永久,笑说,一脸期待。

“这么快就恨嫁?不像你的风格啊。”以笑回笑。

慢慢地,甜言蜜语成欢声笑语,越越不会说话。

抬高脸颊对一声,佯怒,却隐藏不住羞涩,装出的娇羞,实惹人喜欢。喜欢这种娇羞。

手一起走,嘴上吵架,身体还是很实诚的,怎么舒服怎么一条河上面,前后左右都是水,永久流动的水,就像这座桥存的意义。

一只鸟飞过,又一只鸟飞过,许汝芯转身对一笑。

好多年。

上次的第一次,逐渐成习惯,不管饿不饿,达市区第一步是找一家小吃店,吃上一份热气腾腾的沙煲粉,暖胃又暖人。这次也不例外,虽然换方向登陆市区,一东一西隔半座城市,但这城市最不缺的就是沙煲粉店。们如愿找,加上桥上散步,走十几分钟。

“老板,一份沙煲粉,一份云吞。”不用菜单,也不用商量两人各吃什么,点就行,上之后就你中你,恋爱这份菜就是大杂烩,口水纷飞。

等待上菜的间隙,许汝芯已经把周围的风景打探清楚,旁边这堵墙不是这间小店的,一墙之隔是临城市元老级别的公园,名字千篇一律,新湖公园,里面的设施也跟全国上下的公园差不多,没啥特别。但对于小时候最远门是临镇农村的人说,一片红橙黄绿蓝靛紫的花海都能让兴奋尖叫小半天。

所以们吃完,绕墙根走半圈找大门,手拉手兴致勃勃地准备开始逛公园。

马路边,车水马龙,一副大铁门,关,开一扇附大门身上的小门,跟春苑公园一样的作用,谢绝车辆。没人守大门,意思是不收费。进门,新湖公园的名字。一片湖。

水泥路,一片连一片的落叶,头顶是跟春苑公园差不多年龄的粗壮大树,估计每公园都血缘关系。谈不上参天大树,因为树身树枝散开像把大伞,腰围粗,心里觉得配不上参天两字。其实也不矮,十几米高吧。向右离开树荫几米,这湖水浓郁的深绿,不像是干净的样子。

这种不干净的意思,不是不能饮用,而是洗手都嫌脏。如果这是新湖公园的新湖二字,觉得很失望。第一眼很惊艳,因为远观第一印象的大,第二眼近观的脏,先希望再失望,如果这种顺序,那就是绝望。

管他呢,们只是路过,不是长居。

树荫跟湖水之间,一片草地。

许汝芯赖不走,是累所愿,不等开口,直接旁边坐下,屁股慢慢越挪越近,这是的小心思。估计是真累,不顾形象直接把鞋脱,两只手隔袜子轻揉小脚丫。

眼里,心里偷笑,一没忍住笑转身,一瞪眼把唬住,见恢复面无表情,眼睛没放松还是瞪,两只手继续干活,揉小脚丫。

色心壮人胆,找准时机直接上前从手里夺过的脚,一连贯动作脱掉多余的袜子,捧眼前。小脚丫,很难想象这样的身材,脚居然这么小。还别说,小小的真好,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喜欢小脚丫,难不成只是爱屋及乌?

古代的三寸金莲是不是这样子,是不是心理变态。

预想中的巴掌拳头侍候,转身望去,刚刚霸气侧漏的一下子换人,羞答答的像黄花大闺女,轻飘飘说一句让舒服心底的“傻瓜,臭啊。”

这一刻,是这片公园最幸福的情郎。

幸福的时光总是过的飞快,再喜欢小脚丫也不可能当饭吃,毕竟这东东不是美食,闻多容易上头,再者眼前的不是一猜的透的人,怕这一秒傻瓜臭啊,下一秒一巴掌扇过,揉脚丫舒服心里舒服之后,继续游园。

公园,全中国的公园都差不多一样,不外乎花草树木水。花要五颜六色才好,要是种上常人叫不出名字的更好;树,总会比公园年龄还大的参天大树撑场面;必须水,小的叫池,大的叫湖,湖边亭台楼阁,一条水泥路连起,走树荫下凉爽透气,再差的心情都会被这凉风吹咧嘴。

游乐场。或大或小,基本都。毕竟公园刚建成的时候就是游乐场的天下,你想那年代城市人点闲钱,周末带孩子放松一下,或者小两口度蜜月,多少人的童年美好记忆。现湖面荒废,只是荒废们的岁月,湖水是没记忆的。

寺庙。这就见仁见智不信佛,但不毁佛。存即合理,普通人不过是求心安。这座寺庙落地这座公园,应该是临城市区范围内为数不多甚至是唯一一座寺庙吧。一岛,一座庙,一条小路连接两头。没买香,心里拜一下。

希望诸事顺利。

假山。假山堆砌起的假山洞。也不知道怎么跟许汝芯走这里,光天化日,也不隐蔽,就像闹市旁边安然无恙躺一座山,这边步行街买衣服一走两步,哇,荒山野岭。

“像不像水帘洞。”许汝芯指前面的山洞跟说。

“不像,像洞房的洞。”摘下耳旁的红花,想想又自己戴上去,不错,很应景。刚才路过花丛,许汝芯少女心上,不顾脱口而出的路边的野花不要采的忠告,很果断摘掉,甩半段路,玩腻想丢掉,再次借机跟说路边的野花不要采的大道理,没发脾气反而灵机一动,耳旁多一朵花。

摘下,瞪眼,乖乖戴上,趁不注意,摘掉,顾不上什么路边的野花不要采,想直接丢掉毁灭证据,等会问起装傻复读机什么花不知道就行。没想螳螂捕蝉黄雀后,火眼金睛的一直自投罗网,挨好几顿瞪眼。

即合理,现突然发现这朵花存的意义。

洞房。新娘。新郎。

花。

一切合情合理,老天爷这番亲点鸳鸯谱实高。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许汝芯的手,跨一步进入洞房。空荡荡,一面漏风,冷清清,四面无人,属实凄凉。不嫌弃,也不嫌弃,只是一巴掌扇过重回现实,梦醒,不能起床气那种。

山是假的,上辈子不是土地公不知道哪搬的,搬这就是这的山。山洞是假的,等人高,再一块等人高的假山横上面遮风挡雨,留一面直面人间。上面密密麻麻写满名字,跟春苑公园的竹子一样,旅游的人的劣根性。

这边刚骂完,那边许汝芯不知从哪找一块石头,估计上一留名的人留下的,估计人人相传,第一刻名的就是用这块石头刻下罪灰祸首的那名字。反正石头找转身,这眼神不打算跟商量该不该写,而是问写什么。

稳拿石头,站得很笔直,一笔一划认真刻假山上,同时刻心里。山很硬,石头也硬,说是刻,其实不过是擦伤表皮留下点此一游的痕迹,只是这痕迹经历风雨依旧清晰,真的是刻假山身上,不是画。感同身受,前前后后所刻字留名的人的故事,这不是旅游的劣根性,这是一种神圣的宣誓。是谁,从哪,干什么,说与你听。

杭芯恋。

陈定杭和许汝芯的一段恋爱。

落笔成画。画中人画中景。愿天下情人终成眷属。

山洞,又回人间。一条河,湖水变窄后成一条河,聪明的人建一座桥,们走这座桥上。桥头一棵树,道不出名字,树叶落七八分,满身红花,甚是鲜艳。单是一棵树足够漂亮,旁边小桥流水作衬,更显人间值得。

和许汝芯走这座桥上,这份美丽。

人从远处过们停留此,也知道们的心思,上就是做生意开门见山:“要拍照吗。”

从那棵树回过神眼前这两手空空的阿姨,纳闷比震惊还多,拍照,连照相机都没,拍什么照。对面估计人见多就懂想什么,先一步指远处树荫草坪,再转身指指小桥流水红花,还是那般生意人语气:“拍照,就这里,风景美的很呢。”

“多少钱。”刚才顺那一指,一堆器材,算是拍摄器材吧,反正也不懂。良人美景,现,这心境复制不,拍张照片留作纪念也是一件美上加美的事情,没什么损失,说不定时候翻起,还真能回味此时滋味。

“十五块,一张。”说得真像菜市场卖菜那些阿姨,像是一样,不买就是

一听这价格,一瞬间没兴致,转身向许汝芯,向求救。如果执意要拍,忍一忍还是可以割爱的。就怕犹豫不决再推回是可以拒绝,但呢。不想让失望,但又没能力让不失望。突然觉得早恋真的不好。没经济实力做支撑,像小屁孩过家家,很容易失望。

正面回答。

“陈定杭,这风景美吗。”

“美。”

漂亮吗。”

“漂亮。”

同学跟说热恋的情侣不要拍双人照,很容易分手,以前不信,现相信。走,风景去。”

牵起的手,像时一样踩树荫下的水泥路,继续游园之旅。身后一棵大树倒映水中,旁边一座桥,一朵红花从水底浮上,随风飘扬,溅起一朵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