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潮涌动的夜晚

小说:那年青春匆匆我们 类别:校园小说 作者:林子657 字数:3034

算准了时间,恩勇急速到沙发,待门推开那刻,悄然闭了双眼。

轻手轻脚推房门,见病床边竟然没人一阵疑惑油然而生,不换岗了吗?怎么没人呢?

将大包的物品小心翼翼放,而后蹑手蹑脚进到里屋,驻足观望了好久,终于仅一盏台灯的光照下确定了背躺沙发“熟睡”一动不动的人正恩勇。林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想必谁没抗住诱惑悄悄进补觉了,床前都没有守夜照顾的人……林心想。

又走到床边,替们将掉落到地捡起出现盖们身。最后才懿的床前看到安稳的熟睡后,林这才全身心放松下瘫坐长吁短叹。

懿啊,你你何必呢?非得剑走偏锋拿自己生命做赌注!”林看向里屋沙发毫无顾虑熟睡的夏恣豪,失落地摇摇头,“你看看吧!现那个男人正呼啸连天睡得比谁都香呢!不值得!人间不值得!男人更不值得!”

从初见时的冷漠无情,再到知道懿出事后的漫不经心,再看看如今优哉游哉深陷梦乡事不关己的悠闲。林心里自己开始怀疑自己的坚定不移的肯定到底错了,因为至少肯定认识的薛忠宇一定不会这样无动于衷!

夜深人静,困意逐渐爬眼睑,林困意里拼命挣扎,要睡过去,懿身边就没人了,万一又什么需要怎么办!清醒一点!不能睡不能睡!得想个办法让自己清醒!

里屋忽然灵机乍现,轻声走到了沙发边,沿边缘小心坐到了一旁的地。痴痴地看面前的人,他睡得正香,静谧的空气里,连他的呼吸声都能听到。修长卷翘的睫毛徜徉眼睑,优越的下颌线微光里隐隐可现,凸出的喉结睡缓缓的呼吸轻柔的下浮动。

不禁入了神:“你你要不那么好看,就没有那么多人喜欢你,我能有更多的机会被你考虑啊?”

“我们现什么关系?我经常想这个问题。朋友?暧昧?情侣?好像都不。我以前一直以为我可以不求回报的对你好,因为我爱你。可渐渐的,我发现我好像不甘一味地付出。当看到你对别的女生笑对其他人无尽的温柔对我却自始至终的冷漠的时候,我很难过,我也无数次的告诉自己我要放下你。可下一次你满含笑意的看我的眼睛时,我就又觉得那些难过失望悲伤都无所谓了。每次都这样,你真的我的克星,把我制服得透透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对你我就很怂,那根本不真正的我,我明明天不怕地不怕的。你看,我现都只敢等你睡了偷偷摸摸地你旁边。其实你今晚冲出秘密基地的时候我还心里还挺开心的,你知道吗,我以为你吃醋!所以我背后暗暗欣喜的好久!可后寝室楼下了那些话我才彻底明白,你根本不生气,你只终于找到一个机会把我甩掉罢了。因为我对你没有那么重要,因为你从不会意我,所以你找到机会能甩掉我时,你才会毫无顾虑的出那些你藏内心深处对我的羞辱吗?也对,我缠了你那么久,你应该早就厌弃了我……我知道你的心意了。这一次,我会学放下你……”

情至深处,两滴泪珠顺势落下,林抱膝蹲坐沙发旁,努力压制自己的情绪。良久,林深吸了口气,起身走回病床边。

不知过了多久,病房了没了一点声音,只剩下时针滴答滴答无止尽走深夜,连窗外的街道都没了车鸣声,整个城市真正的安静了下。就也忍不住困意趴床沿小憩,大家都谁得很沉,除了……

“你你何必呢,死要面活受罪。”夏恣豪站门边看正小心翼翼为林披衣服的恩勇。

恩勇自然吓了一跳,慌乱中差点惊醒熟睡中的林。盖衣服后立马背过身望窗外:“我那突然惊醒看床边就睡了怕生病传染给大家。”

夏恣豪轻笑一声,行,你就嘴硬吧!“也不知道谁专门等等到凌晨,眼看别人要回了怂得躲到沙发装睡。如今小姑娘真情实感了那么多不知道那个人良心会不会痛!”

“你怎么……”恩勇猛然转身,“啊~原你也装睡啊!那我们大哥别二哥!都一个样!”

恩勇看对面有苦不出的夏恣豪,又看了眼病床被自己折磨得毫无人样的懿,无奈地叹气。他意识到此时他们两个需要单独的时间了。

“我把弄进去睡吧。”,恩勇走到林身边,将手臂揽自己肩,另一只手抱起的腿。恩勇的想象中他能帅气的一把公主抱起林如同霸道总裁一般将抱到里屋,然而现实却骨干的——“兄弟,帮下忙!”

夏恣豪无语地看丝毫没有想去帮忙的样:“恩勇,你不行?!”

恩勇吃力地道:“男人!不能自己不行!”

终于!恩勇凭借自己不懈努力将林抱了起,中途林迷迷糊糊挣开了眼,恩勇看到了,对了句:“闭眼,睡觉。”没想到,林真的乖乖听话闭眼又睡了过去。

走到床边,恩勇轻手轻脚将放到了床边,盖棉被确认熟睡后才回到自己的沙发休息。

病房里,只有夏恣豪和懿两人。他终于能好好看看了……夏恣豪静静地看病床憔悴的人,心中有千万的情绪却硬一句话都不出。他只想好好看看安静地躺,眉宇间,仿佛多了些什么又仿佛多了些什么,夏恣豪一时。只他知道真的变了,而一切的改变全因为自己。他不禁自责内疚,他不禁怀疑自己,自己当时做了最坏的决定?!

不!他不能带懿吃那些苦头,自己身边,至少安全的……

夏恣豪细细打量懿,每个细节都看了个遍,他甚至贪婪得渴望永远不要醒,就这样……就这样……一切都静止,一直他眼前,他可以肆无忌惮地永远贪婪得看……

,就这样一个小小的愿望,天都吝啬得不让它实现……

天还亮了,城市开始恢复白日的喧闹,大家也陆续苏醒过……陈新月最早醒过的,睁眼那刻,看到窗外通透亮时便知道自己睡过了,连忙起。跑到外面房间,看到眼皮正打架的阿床边:“你不会守了一个晚吧?”

“啊?”刚被叫醒的阿还有点懵,“哦,对!看你们睡得香没忍心喊醒你们。”

陈新月心里瞬间会阿肃然起敬,以前对他所有的坏印象统统消失殆尽。

“那你快去休息一下吧,这里有我。”

“太好了!新月小可爱!你就天使!”直奔沙发而去。

陈新月看迷糊摇晃的身体,不禁对竖起大拇指,为了大家谁个好觉自己竟然通宵照顾懿!

太阳高照,众人陆陆续续都醒了过懿也醒了,话谁也不理,医生检查才问了一句:“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医生只要必须接受心理治疗,否则不能出院。又不话了,缓缓闭了眼睛。谁知医生前一步离开,后一秒懿便掀开被扯了针头。

离他最近的纪勤辰最先拉住了:“你想干什么?!”

“我没有生病,我要出院!”

懿,医生了你必须接受心理治疗。”

“我不需要!”懿拿起桌的水果刀指自己。

所有人都紧张了,连忙拉劝懿不要激动。

“我!要!出!院!”懿激动地大吼

“好好好!我们马办理出院手续!你别激动!”长青退伍军人,制服一个小小的女对他简直不要太容易。这不,长青灵活得一个夺腕便抢过了懿手中的刀。

紧接,长青招呼小纪去办理出院手续。

懿带回学校时,男生们专门拉住林和刘佳千分嘱咐要我们看好懿,一有不对马和他们联系。

两人点头应允后,便疾步跑回了寝室。

回寝室的路,两人沉默不语只一股劲往寝室楼快走,太多的疑惑……们实想不透懿这个女的到底想干什么!装的吗?那不Plan B嘛?那刚刚医院又闹哪出?

果不其然!两人推开寝室门,懿就像一个没事人毫无形象地坐桌前啃西瓜,一旁围观的众人皆一脸懵地像看异类一般打量

懿看见林了,还招呼们坐下吃西瓜,笑脸盈盈的。如果不们亲眼所见,反正绝对不会相信眼前这个啃西瓜翘脚的女人半个小时前还趟医院闹自杀……

懿……我好像越越看不懂你了……”刘

“哦?怎么?”懿顺手递过去一瓣西瓜。

佳顺手接了过,坐到懿身边边啃边唠了起:“你你吧……这不刚刚还闹自杀吗?怎么?离开我们这一年去进修了演员咋地?”

“那可不!演戏得演全套嘛!怎么样!刚才你姐—不!你妹有没有演技炸裂!”懿嘚瑟地很。

“所以,你真的都装给他们看的?”陈新月也凑了

“当然!你还真以为我会为了那些个臭男人自杀?做梦!”

懿亦递了个西瓜给新月,三人笑笑聊得欢乐。只有林唯唯诺诺不敢前面对懿,看眼前的三人,林心里其实欢喜的,仿佛时光回到了两年前,开始也一个夏天,熟络时亦这样一个秋天。时光不停走好像改变了很多事,又好像有些人从都没变过。们又坐了一起谈笑风生……

“姐妹们!我们还差最后一步!必定能手刃渣男!撕破他的人皮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