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章 云纹灵丹

小说:没办法只能去修仙了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琴深似海 字数:2803

把心横,全运转体内去浇灌药,了楚的相助,药吸收气的速度复又变得快了起来。

半个小时之后,药依旧在断吸取楚和天地间的气,迟迟曾结,楚体内的已经所剩无几。

“这药怎么会如此变态?”这药吸取气的的量止超过平常药的千倍,楚暗自咒骂道,内心却是筹莫展,如今已经没再多的去浇灌它了,就在准备放弃之时,忽震,股庞大的水属性田喷涌而出,直接没入锅中的药内,了这股庞大的加持,锅内的药顿时开始结,空气中浓郁的药香也尽数没入锅内的药之中。

刻钟后,锅内的终于成型,成型的瞬间,九颗飞向高空,九颗如同明珠般的药在夜空中散发出五彩的霞光,绚丽异常。

原本繁星遍布的晴朗夜空陡被乌云覆盖,乌云之中道道雷电酝酿,气势磅礴,楚惊,眼就认出了那团墨色的黑云是普通的乌云,而是雷劫的劫云。

“这是炼典籍记载的劫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楚看着头顶的劫云脸愕,典籍记载,分九品,炼师依照药的药效和作用将药分级,但只五品以上并且药的品质超过极品之后才会诞生劫,像塑体这种低级药只勉强归于药的范畴。

生生造化的品级达到了四品,但离五级却还级只差,虽仅差级,但药之间,级之差便如同天堑。

明白,但却只把这个疑问压在心底,因为天空的劫云翻滚,眼看已经酝酿完毕,雷声隆隆,丝丝电弧流转,牢牢锁定着下方的九颗生生造化

“轰”

声巨响响起,楚定睛看,天空道水桶粗细的雷电直直的劈向九颗,楚的心下子就提了起来,生怕好容易炼制的就这么毁在雷劫之下,虽冰晶果还剩两颗,其药材也寻到,但保证够再次炼制成功,这次够成功完全就是侥幸,若是最后体内的水之本源助臂之敢肯定已经炼制失败了。

随着雷劫落下,九颗只是轻微的震颤了下便平静了下来,楚喜,原来渡劫还是挺容易的嘛,可还没等彻底放下心来,天空的劫云便再次涌动,道比刚才粗大倍的雷劫便落了下来,这次九颗全部剧烈震颤起来,周围的光晕忽明忽暗,仿佛随时都要灭掉样,楚知道要是周围的光晕就是性,万物,虽是后天炼制的,但同样性,如果性丧失以后,就会变成废,再无丝作用。

的整颗心揪了起来

“上帝保佑,阿弥陀佛。”楚旁虔诚的默念道。

兴许是楚的祈祷被仙神听到,九颗最终还是扛过了雷劫,而且“”周身的光晕更加炽烈,犹如盏盏明灯样,在夜空中大放光芒,想必是得到了小的好处。

暗自松了口气,伸手掐了个收的法诀,九颗便悠的落入楚早已准备好的玉瓶中,自从上次经历过没呃呃玉瓶盛放药的尴尬后,楚便让袁烈定做了批玉瓶,专门用来保存炼制的

随着飞入瓶中,夜空中的异象也渐渐消散,还好这里是地广人稀的农村,若是在城里,这些异象肯定会被好事者拍下来,明天早就上各大搜索引擎的头条。

从玉瓶中倒出颗生生造化,放在手里仔细端详,此时气内敛,远远望去就像颗普通的玻璃珠般晶莹剔透,只握在的楚从中觉察到这颗小小的药究竟蕴含多么庞大的量,这蕴含的气是塑体的千倍。

原本四级是元婴修士才炼制服用的,没想到楚够炼制成功,楚感慨自己的好运气,难道自己真的像太初说的样是什么气运之子。

知道成为什么会引来雷劫,但却丝毫影响楚自得的心情,纵观修真历史,够炼制四品药的修士无是修真界小名气的存在,而且炼前的仪式准备的十分充足,什么斋戒三日,焚香沐浴更衣,而且还要准备上好的炉,以及觅得气充足的安静之地,因为炼最忌讳外人打扰。像楚这样在气如此贫瘠之地,靠着口凡锅就炼制出够召来雷劫的四品者,说后无来者,那绝对是前无古人了。

放在手心翻来覆去的打量,越来越觉得爱释手,忍心吞下,虽知道以后肯定会炼制品质高于生生造化,但却还是忍阵兴奋,毕竟这是目前所尽的最大的努,更加可贵的是,这个救父亲的命。

终于还是发现了炼制的与炼典籍记载的同,本该光滑如玉的表面丝丝规则的条纹,就像是片片云朵样。

“云纹,竟是云纹,难怪可以引来雷劫。”

看着这些细小的纹路,恍大悟。修真界传说中,炼造诣最高的炼够练成超越极品引来雷劫的,此种在品质上已经逊于更高品级的,并且渡过雷劫以后,周身会形成道道云朵般的纹路,此种也被炼师称作“云纹”。

“想到我楚炼制出如此品级的,鸿蒙道经实在是太过神奇了。”楚喃喃的说道,将这功劳全部归结于太初的传承,毕竟若没那无上传承,还是个正为生计发愁的普通人。

看着眼前的对于面对日后的大劫多了份自行。

“抓经时间提升修为。”说完便将吞入口中,入口即化,化为庞大的药在楚体内横冲直撞,田内原本干涸的瞬间便被填满,却只消耗了成的药,多余的药让原本坚韧的经脉竟隐隐着再度破碎的趋势。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它的药。”句的说道,英俊的脸庞也因为疼痛变得扭曲起来。就在快坚持住的时候,突田内原本平静的水之本源猛散发出蓝色的柔光,静静的包裹住楚体内的田经脉,水蓝色的柔光散发出缕缕柔和的水镇压体内躁动的药,同时将体内多余的药缓缓的逼向田,楚原本扭曲的面孔渐渐变得平静起来,体内多余的药也被水之本源逼向田储存起来,以备日后楚修炼所用。

“好险”

长嘘口气,若是因为生生消化属于水属性的,比较温和,并且水之本源,那么这肯定在劫难逃。原本五品是元婴修士修炼所需的,内含的庞大药也只元婴修士才承受,以个小小筑基修士就去贸服用这等药,那简直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还好水之本源这个超级作弊器,算起来水之本源已经救过很多次了。

还好楚给楚父服用,的凡人之躯又没水之本源相助,那么肯定是必死无疑的,那确实楚无法接受的。

睁开眼睛,感应了下全身,原本无垢的身体,再次拍出了打量腥黑色的油脂,楚知道那是体内更深层次的毒素,被身体给排了出来,实也因祸得福从筑基后期突破到筑基圆满。

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便大字型的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几息之后便沉沉睡去,这是次晚上没修炼,以往都是通过打坐代替休息。

第二天清晨,楚睁开双眼,只觉得自己浑身是劲,神清气爽,昨夜的深度睡眠让的精神极大的放松,拉开窗帘,外面的天色已经大量,刺眼的阳光照在的脸上看起来就像西方神话故事中的太阳神阿波罗样神圣俊美。

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正好是早上八点左右,匆匆的洗漱完毕,走到楼下,发现楚母已经摆好了早餐等着楚和楚微起床,楚父照例坐在石桌旁看着每日早送来的报纸,过内容却从奇闻异事转移到了政治和商业上。看的出来楚父绝对甘平庸,自从昨天晚上公司成立以后,夜没睡,脑中想着怎样才更好的帮助楚,而且自己手上了资金,重操旧业也许就是很好的选择,毕竟经营多年,着自己的些心得。

“爸,早上好。”楚笑着说道。

“早上好”楚父慈爱的看着楚点点头。

“爸,够治好你的药我已经炼制出来了,你吃下以后就彻底摆脱病魔,做自己想做的事了。”楚高兴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