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狗抓野兔猫逮鸟

小说:梦里桃源行 类别:穿越古代 作者:大高塘 字数:2844

早上起来时听母亲天一亮来福和招财跑出去了,然后刚才回来时来福嘴里居然叼一只三四斤的子。

错!进步!”刘挨个给围过来争相表功的来福和招财使劲地揉了揉头,刘低头随意看了看地上的子后,突然变了脸色“来福招财走!带我去你们抓子的地方。”

“马上要吃早饭了,干什么去啊?”刘母亲后面追问道。

“来福和招财咬死了一只还没断奶的母子,我去把小子找出来。找出来拿回家养,估计要活活饿死了。”

来福和招财前头带路,刘后面小跑跟,没多久了目的地。

里离桃园远,也是一片荒坡,刘一挥手,两只狗仔细寻找起来,刚才它们是因为抓子太高兴了,所以才把小子遗漏掉了,现用心寻找,很快子窝被来福找了。

拨开掩饰洞口杂草后三只小子紧紧依偎一起,身子停的瑟瑟发抖,是因为嗅了狗的气味。算小子从来没见过狗,但只要闻了狗的味道,会立刻躲避逃跑,是一种通过基因传承的本能。

是很深里面铺满柔软的干草和母子身上的毛发,刘脱下衣服,小心地将三只小子包起来向家走去。

为了防止小子夭折,刘路上偷偷喂小子,喝了些空间灵液,至于小子的去处,刘想好了,那是送给杨勇一家。

子还未睁眼需要喂一段时间的奶,足够杨勇一家折腾了,而且子长大了,还喜欢四处打洞,关是关住的,那时的是杨洋一家头痛的时候。

杨勇家,薛芳和小浩浩看了小子喜欢的得了,马上高兴地接受了刘的美意,刘偷笑心情爽快地回了自己家。

子哥!你也跟勇哥他们学坏了。”青儿听将还未断奶小子送给杨勇一家揶揄地抿嘴笑道。

“他们知道多开心,信的话,你现去看一看。”刘充满恶趣味的呵呵笑

“等会跟丫丫怎么解释?万一她闹要呢?”

子最喜欢吃西瓜和香瓜了,丫丫知道怎么选了。”

子哥!你真牛!”青儿竖起了大拇指,丫丫盼吃西瓜和香瓜,是一天两天了,现子也爱吃,那怎么能行?结果问可知。

早上来福和招财,成功抓子以后,那神态,那表情跟以前完全一样了,尤其是面对大花一家更是志得意满高高上。

大花可能被惹火了,上午带小皮和小萌出去之后知从哪里叼回来三只小黄鸟。小黄鸟是刘家村的俗称,其实学名是伯劳鸟,性情凶猛,善于捕猎,老鼠青蛙蜥蜴,甚至比它体型小一些的小鸟也逃脱了它的毒爪。

没想大花一家居然能抓伯劳鸟的幼鸟,想必也经过一番激烈的搏斗,现即便送还回去,估计也已经晚了,亲鸟多半已经了。

种小鸟一点都可爱,刘想喂,杨勇一家送小子,那么林教授一家送小黄鸟好了,样倒也比较公平。

自己粗粗做的鸟窝来林教授家,话大花一家将稚嫩的刚长羽毛的小黄鸟叼回来却能保证完好无伤,一般的猫根本,估计喝过与空间灵液大关连。

林教授开心地接受刘的小礼物,揭开遮住鸟窝的一块碎黑布,看三只小黄鸟,立即张大嘴巴要讨吃食物,问应该要喂什么?刘给出的答案是现的小鸟还太嫩弱,最好是喂青虫样的比较柔软的食物。

心里底的林教授一个人兴致勃勃地自家菜园里捉了一个上午的青虫,下午又去刘和杨永家菜园里捉虫子,因为那三只小黄鸟好似永远也喂饱,只要感觉身边了动静立即张大嘴巴唧唧叫要吃食物。

一天下来累得喊腰酸背痛的林教授第二天又是欣然前往菜园,身后还跟三个小尾巴一起帮忙捉虫喂小鸟。林教授对三只小鸟很意,自家孙女瑶瑶和丫丫他们想多摸一摸都行,生怕将三只小鸟弄受伤了。

昨天中午瑶瑶因为吃了太多的杨梅牙酸导致兴趣高,家里的小鸡小鸭们倒是逃过了一劫,欢欢乐乐没躲过去。

瑶瑶把堵房间内躲避及的两只小猴依次抱怀里狠狠地揉搓一番后,心满意足的瑶瑶才和小浩浩以及丫丫开始赚钱之旅,一听去赚钱,两只被蹂躏的毫无精神的小猴马上抖擞兴奋起来了。

知道瑶瑶是怎么服小浩浩和丫丫,反正自第一次带小猴合作赚钱始,没瑶瑶的参与,小浩浩与丫丫会私自行动,下午四点多一脸兴奋的丫丫才领两只吃得小肚子鼓鼓心满意足手里还捏一块钱放的小猴回家。

天上午,刘全友正坐家中的院子里清洗大木桶里的杨梅,准备用来泡杨梅酒。泡好的杨梅酒根本愁卖,自刘传武的农家乐火爆以后,村民们也依次开了好几家农家乐。些地方都是很好的代售点,或者直接卖给游客们也可以。

徐翠萍领一个二十四五岁牵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的少妇走进院子里。

“哟!全友叔!呢!上次和你们好的事实了,今天我直接把人带过来了。”徐翠萍前段时间,要给刘全友两兄弟门亲事,没想行动么迅速。

“欢迎!欢迎!也知道你们要来,家里也乱哄哄的一点都没收拾。我大哥去山里摘杨梅去了,你们先坐,我去山里把我大哥找回来。”刘全友一下子站了起来,脸色略显涨红,点手足无措,事情来的确实些突然。

眼前的少妇,正打量院里的环境,刘全友一旁甩了甩手上的水珠,呐呐地什么好?

个呆瓜!”徐翠萍暗自啐了一口,个时候跑去山里,来回再快也要二个多小时,那亲还相相了,于是徐翠萍开口:“全友叔!先忙去叫你大哥,你一走算怎么回事?”

“是是是!看我脑瓜子,快请坐。哦!野杨梅我洗了两遍了,很干净,你们快尝尝。”刘全友反应过来暗骂自己蠢,看眼前洗好的杨梅马上热情地招呼起来。

刘全友抓起一把杨梅递给少妇身边的小女孩,谁知小女孩看陌生人靠近,马上躲妈妈的身后,但仍探出了小半张脸。

刘全友看小女孩怯怯又渴望的目光望自己手中的杨梅,心中的怜惜顿起,于是蹲下来满带纯善的微笑直接将杨梅塞了小女孩的手中“娃儿!莫怕,吃吧,杨梅很甜哩!”

少妇见此佯装悦的道:“悦悦!还赶快,谢谢叔叔。”

“谢谢叔叔!”小女孩吃了一个杨梅后,露出甜甜的笑容。

用,用。”刘全一旁呵呵地傻笑。经过一个小插曲之后,现场的气氛变得融洽起来,少妇附耳小声的对徐翠萍了几句话,后小女孩走出了院子。

徐翠萍听完后点点头,待少妇走远后,望些忐忑的刘全友笑眯眯的道:“全友叔!你好事来了,看你愿愿意了,刚才那个女人看上你了,些事情我要提前讲清楚,免得时候你埋怨我。”

少妇叫张春花,今年二十五岁,女儿悦悦四岁,娘儿俩是隔壁镇张家庄的。起来也是个苦命人,二十岁那年,许给了一户人家,生了悦悦后,那家人为了要儿子让张春花接连流产了好几次,大伤了身体再也能生了。家人知道张春花能再生之后转头翻眼认人,直接将娘儿俩赶出家门了。

“全友叔!你可一定要想好了,真要是要了人家再也能让人受伤害了,已经受过伤害的女人,又再受伤的话定真的没活下去的勇气了。”

刘全友听徐翠萍完后,稍微想了想,便道:“我里没什么大问题,我都四十三了,比人家足足大了十八岁,人家愿意跟我,是我知烧了多少辈子的香才换回来的福气。再是还悦悦吗?我唯一的要求是悦悦以后要姓刘,只要悦悦肯姓刘,那我便算无后,将来也人给我送终。只是…只是…”刘传友,些迟疑的

只是什么?”眼见刘全友半天话,徐翠萍催问道。

“本来那天好的你带人过来,我和我哥看上哪个哪个?但是现我哥又,所以…所以…”刘全友吞吞吐吐

“你哥,恰恰明和她没缘分,姻缘姻缘讲究的便是一个缘分。件事你必担心,过几天我再领一个良家过来让你哥瞧瞧,如果顺利的话时候安排你们哥俩一起成亲,也算是一桩美谈了。”

刘全友担忧因为此事哥俩闹矛盾,徐翠萍完全可以理解,于是打了包票。

“那感情好,如果真的能成的话那真是太好了。”刘传友站院子外,痴痴地望张春花牵悦悦的手越走越远,嘴里也呵呵地傻乐,似幻想久之后,老婆孩子热床头的美好幸福生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