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路(二)

小说:半条阴阳路 类别:灵异小说 作者:半坛子醋 字数:4282

简钰看着冲自己摇头的玄,“没听懂?要紧,以后慢慢的就会知道东西太复杂,太好解释。”确实太好说,毕竟简钰自己都快想起来,自己究竟做什么的。刚想接着说,玄却站起来,朝着芍药母亲的方向走过去,简钰好奇,也跟过去。

“伯母,看芍药他们两个也算情投意合,以前都碍于各自的身份,直都没表明,如今也都起拜师,如……如将芍药许配给老张如何,放心,日后他们俩若想继续在简钰楼里待着,也可,若想搬出去住,也定会保他们周全。”玄还那个把辈子的温柔都给芍药的哥哥,只要芍药能幸福,在在自己身边,根本就重要,他只要她幸福。

“道长,老身几日也么想的,两个孩子啊,命苦。能得照顾,老身放心。”老妇人直看着自己的女儿,生前就对女儿百般亏欠,现如今虽然只缕魂魄,却也找到自己的幸福,做母亲的,哪有希望自己女儿幸福的呢?

“好!既然伯母也同意,那去把他们两个叫过来,在还没走之前,咱们把个事给它定下来,老人家走的也放心些。”玄也看看芍药,那丫头,正坐在椅子上吸收着猎户张给点燃的檀香,满脸的幸福。

“好,老身麻烦道长。”老妇人坐在椅子上弯弯腰,因为怀里还抱着小九,所以并没有起身。

玄快步走过去,却被简钰拦住,“玄,现在越来越大胆么大的事儿,跟着都没打算告诉啊!好歹他们俩的师父吧,连个知情权都没有吗?”简钰别过头去,假装生气。

“那个……哎呀,疼!”玄捂着胸口的位置,向简钰身上倒去。

玄?舒服吗?”玄也答话,就只知道在那哎呀哎呀地叫着简钰。见状,简钰只能先抱起玄回卧室,随后,叫上吴伯起,往卧室方向走去。

卧室内。“吴伯,快去把那鬼医给叫过来!”简钰将玄放在床上后,语气极其愤怒地喊着身后的吴伯,吴伯吓得赶忙准备去冥府请鬼医,玄拉住简钰的手,“简钰,没事的,用请鬼医,真用请鬼医。”玄瞒,原本就装的,真把鬼医请来,多丢人啊!

……刚刚明明……”简钰看着玄,会儿好像真没事,把把脉,也确实没事。

“明明脸红,心跳还快吧!其实只要憋口气就可以,小时候想先生上课的时候,经常用招,怎么样?厉害吧!”玄笑嘻嘻地说着,过看着简钰的表情,回自己完蛋

时,只要好好和解释,哪次和发过火!为何要装病!可知刚刚……”

简钰握紧拳头,刚刚真的害怕极,以至于在前厅,都忘记给臭小子先把脉然他千年的老怪物,怎么可能让臭小子给骗

“哎呀,简钰,别生气好!”玄紧接着,给吴伯个眼神,吴伯立刻心领神会,退出卧室内,出门后,还将房门关好。

敢生气,吴伯现在都听的命令还哪敢生玄道长的气啊!”嘴上虽说生气,可简钰直坐在床边,若说生气也只将身体正正,玄而已。

“哎呀,的简钰大人,您别气!要……声简钰哥哥?生气,好好?”玄拉简钰的衣角,脸上挂着副委屈的表情。

“好!叫吧。”简钰则副奸计得逞的样子,回头看着玄。

!好!认栽。”玄叹气,也,谁能玩过千年的老怪物呢!“简钰哥哥。”

“没吃饭吗?”

“什么?”

说,没吃饭吗?声音那么小!对啊!刚刚看吃的挺多的啊!”

……简钰哥哥!”

“嗯。”简钰眉毛上挑,嘴角邪魅笑,脸上更得意!

“吴伯,把芍药和老张叫过来,还有芍药的母亲!”次没叫老太太,看吧,其实简钰很好相处的,只要玄听话些,什么都好说!

,少爷。”吴伯在门外应声后,离开

多时,猎户张背着芍药的母亲,芍药抱着小九,起出现在卧室内。

“师父,您找们?”芍药问着简钰,此时猎户张正将芍药母亲放下,扶向椅子处,坐好。

“嗯,老太太,姑爷可还满意?”简钰也将玄带到桌子前,坐在椅子上。

“满意,老身满意!”老妇人点着头,从那天第次见到猎户张,老人家就知道,孩子对芍药的感情般。

“好,既然如此,那过几日就把婚礼办,老太太亲自从女儿出嫁,也算桩心事,嗯……就定在初六,看如何?”简钰掐指算,初六就个适合婚嫁好日子,夫妻和睦。

“师父,说什么呢!”芍药红着脸,听明白,母亲和师父打算将自己嫁给张大哥。

“原来咱们的小芍药还会害羞啊!”简钰刚伸手准备摸摸芍药的小脑袋,就被玄叫住

“简钰!别动!”

“怎么?”

怕她打!”

“为何?”

“她说怕下辈子长高。”

“胡说!”

说完简钰直接上手,可怕玄和猎户张吓坏,两个人都开始进行眼神交流。万芍药没控制住,打简钰,玄负责拖住简钰,而猎户张则负责抱起芍药就跑!

“啪!”只见芍药巴掌拍在简钰的手上,“师父,对起,故意的。”芍药都快哭,自己刚刚在做什么啊,那可天庭,地府的人都害怕的师父啊,次自己完蛋

玄,次还真的没有胡说,丫头还真打!”简钰抬起自己刚刚被打的手,“丫头手劲儿还挺大!”

“完蛋把师父打傻,哥哥,救啊!”芍药给玄递眼色,可没等玄说话,简钰就摆手。

“原本让嫁人还想问问同意,现在看来,已经没有必要问!”转身看向猎户张,“老张啊!打算谢谢吗?”

老张谢谢师父和道长,还有谢谢伯母……”次没有人拦着猎户张跪地上磕头,芍药则看着眼前傻乎乎的人,上天还眷顾自己的,有家,有师父,找到母亲,还有个愿意用命保护自己的哥哥,最重要的,有个人,嫌弃自己的身份,爱着自己。

“好,别磕还真简钰最没出息的徒弟!”简钰虽说嘴上饶人,但身体很诚实,上前亲自扶起猎户张。“都早些回去睡吧,明日叫吴伯开始准备大婚事宜。”

!”众人答声后,都退出卧室。

也睡吧,回去。”简钰说完,回自己的房间,几日他简钰或许也该找吴伯好好谈谈

夜,简钰楼无人睡眠,有人欢喜,亦然有人伤感。

转眼大婚之日将至,简钰楼上上下下被红布条子包围着。芍药玄的房间出嫁的,作为芍药的娘家人,玄也血本,(其实花的都简钰的钱,虽说借的,但本人觉得,他玄根本还起!)

因为有规律,新婚头日,新郎官与新娘子能见面,所以芍药头晚就睡在玄的屋子里,而玄睡在简钰的屋里。大早,简钰和玄刚进屋的时候,就见到老太太拿着木梳子在给小芍药梳着头。

梳梳到头,两梳梳到尾,三梳梳到白发与齐眉。”

然后则穿吉服,点红妆,凤冠霞帔……最后老太太亲自给女儿盖上红盖头。

迎亲的队伍也很快就到达,猎户张身黑衣长褂,胸前带着大红花,步步走向芍药,然后拉着芍药的手,开始给堂上的老太太行礼磕头。聘礼简钰给准备的,各种玉器,金银,瓷器花瓶……而娘家人的回礼也少,四床金丝绣制的棉被,金玉良缘的碗碟两套,还有给芍药新做的几十套新衣服……

三叩头后,猎户张将大红花取下来,和芍药人牵着头,出院门,上花轿!在吴伯声令下,从玄的屋子,直到偏园的新房,路燃放鞭炮,下花轿时,简钰给芍药新人礼,满满的盆金元宝,过门槛后,芍药开始跨火盆,踩瓦片。进屋后开始给长辈敬茶,简钰和玄坐在堂上,接受新人的敬茶。拜天地,吴伯声声呼喊着,“新人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相拜,送入洞房”

洞房内,以竹筛覆床,桌上置铜镜压惊,新人共同坐在预先垫有龙凤呈祥的长椅上,谓两人同心。然后新郎官掀开新娘子的红盖头,同饮合欢交杯酒。

然后行人前往前厅,吃喜宴,喝喜酒。总的来说,次芍药和猎户张的婚礼,花的都简钰的钱。谁叫人家财大气粗呢!

边,芍药带着猎户张正在和母亲道别,今晚过后,母亲就该下阴阳路,去轮回,纵然有万般舍,母女的情分,到今晚就结束。母女二人抱在起,说着些年对彼此的亏欠……

然而另边,简钰和玄正在对吴伯进行批评教育。原因简钰想着次也让吴伯去轮回,可吴伯说死同意,以至于把老骨头,跪在地上,誓死起!

“少爷,您就别让也走,明日过后啊,咱们简钰楼,也就没什么人,老奴百多年,解您,没老奴照顾您,其他人,放心!还有小少爷,他爱吃什么,爱穿什么,老奴心里都记着……们可能把也赶走啊!”

看啊,倒用劳驾走,干脆,直接把老骨头给卸!”简钰简直气炸吴伯,怎么就说通呢,让他去轮回,又下地狱。

管,就算走!”吴伯也开始拿出自己老顽固的脾气,过,心疼自家少爷真的,放心下自家少爷也真的。

“反正走!”吴伯扔下句话,转身就走。留下两个大眼瞪小眼的少爷,“吴伯,次反驳的意思!简钰楼真个个的大脾气,真!”简钰看着玄说着,自己整个人被吴伯气冒烟

“喂,句话的时候看着做什么?”玄无辜的说着,今天他可什么都没做!

些。”简钰指着满屋子的魂魄,“些人,自从以后,就没有个再听!”

听,在责备自己喽,又想起以前被说成煞星的那些日子,心里也开始痛快起来,“您大少爷,伺候起,走还行吗!”说着,就回屋收拾起衣服,准备离家出走!

“哈。”简钰叹口气,天天的,都什么事儿啊,个个的都得哄着,都祖宗。自己也越想越气,干脆坐在椅子上,喝起酒。

过两杯下肚就觉着对,臭小子想跑吧!越想越觉得对,等自己跑到玄房间的时候,屋子里的人早就

完蛋,原本只想让吴伯去轮回,结果呢,真夫人又折兵!没办法,只能纵身跃,站在福都镇最高的地方,开始寻找着玄的去处。

刚上去没多久,就看到下面远的路口处,个熟悉的身影正在快步走着,小子,还真想扔下简钰楼

简钰整个人又跃,飞到玄身后,跟几条街后,简钰叫住玄,“喂,干什么呢?”

“看出来吗?本少爷在离家出走!”

“离家出走?去哪啊?”

“要管!可以回镇沅州的老家,也可以回外公的山洞。天下么大,去哪行!”

“芍药?”

“芍药已经嫁人,老张会照顾好她的!”

“原来早就安排好,就天能没有牵挂的离开。呵,原来只有简钰楼。”

简钰低声说着,原来安排好的切,其实早就想离开

说什么?”

“可以走吗?”

“为什么?”

“家累!”简钰指指自己,次没有愤怒,没有发火,而用卑微的眼神看着玄,求他,别走。

“所以呢?”玄微微抬头望着简钰,所以呢?厌烦,嫌弃个煞星吗?

“咱们回家吧,好好。”

简钰上前拉着玄就往回走,自己也知道为什么,就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个人,死也能放开!

“回去也可以。”玄在身后小声的说着,其实自己从来没想过离开,只刚刚气氛确实太对。

“嗯?”简钰小心翼翼地问着,怕他还在生气,怕强行带回去,他有天还会走。

“梅花酥。”

“想吃梅花酥?”

“嗯。”

果然,和个爱吃的人永远都会吵架,因为吵着吵着就饿,然后吃着吃着就和好

“那回去让他们给做。”

“他们也都要走,以后没有梅花酥吃?”简钰拉着玄的手,两个人后,走的很慢,或许在让所有魂魄都去轮回的件事上,简钰确实没想么多。

“看来今晚有的忙!”简钰回头笑笑,为小子,自己都开始难为自己

“嗯?还有什么事没处理好吗?需要帮忙吗?”玄认真的问着,明天个重要的日子,他希望有危险,谁都可以!

啊,今夜把的镇尺准备好就可以时候该教如何使用镇尺样等哪天再想离家走出的时候,也就么着急四处寻!”简钰说完,身后的玄慢慢地放慢脚步。

或许有那么天,玄到非离开可的时候,简钰还能么从容的说出下句话吧。

两个人慢步回到简钰楼,简钰将玄送到房间,“时间还早,再睡会儿,让吴伯过来叫!”

“嗯。”说完,玄转身,进卧室。

门外,简钰看着屋里玄的身影,默默地说句,“以后无论到哪,都会跟着就永远都没办法离开个家,也就永远会离家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