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虎啸山林

小说:摸宝天师 类别:灵异小说 作者:我的右手9587 字数:2239

大亨的世界没能看懂。

罗汉寿山石入眼,青铜四角天尊触禁忌,偏偏两千块的摆件倒入了大亨的法眼,甚至忍住喜笑颜开。

分明三件普通能再普通的摆件,到底什么勾住了佳龙的心?

家的子孙们看懂,炮爷和小英看懂,都觉的三观被颠覆了。

高教授单独将啸山林的檀木木雕拿了出来:“有知道啸山林的木雕价值多少钱吗?”

面面相看,有几个懂古玩的围上来仔细查看:“五大爷!啸山林的木雕很普通,首先檀木也最为普通的红檀木,种材质也都极其普遍,目前摊位上看到的檀木基本上都种廉价的红檀木,价位五十块克……”

“另外啸山林的雕工也颇为般,“啸山林”的字体稍显的僵硬,另外其中雕刻的纹路也显得唐突,恕我眼拙真的没有看出块摆件的特别之处。”

佳龙点头应道:“你说的没错,啸山林的摆件确实很般,雕工和字体确实硬伤,放古玩市场上也几百块的价值,但各位你们知道吗?啸山林对鄙来说意义非凡啊!”

“鄙十六岁去木匠雕工店学徒,我十九岁的时候,第批单独完成的雕刻作品,当年总共雕出了两座“啸山林”的作品,总共加起来卖了三百块,师傅还因为我雕工的纰漏责怪过我!你们看!我当年留下的落款!”

佳龙特地将啸山林竖立了起来,看到那老的肚皮上印着个小号的篆体字“”。

原来么回事,佳龙开门的作品,难怪他激动的几乎老泪纵横。

么多年我直都寻找啸山林,没想到今天居然里看到了!哎呀!太意外了!六十年了,当年的我还个木讷的年轻,转眼过去六十年了!恍如隔世啊!”

佳龙来到炮爷的跟前,激动的摁住他的肩膀:“你的位朋友简单吶,用最普通的几样东西,搭配出富贵吉祥的天意,最重要的啸山林的木雕,简直我的心头好啊!太中意了!我太中意了!”

“啊……”炮爷和小英仍旧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五叔……我兄弟确实够牛的,他早打包票说您会喜欢,简直神了!你喜欢好!你喜欢好!哈哈哈哈!”

“安排下,有机会我要跟位大师见面,我要亲自登门感谢位大师,个世界上除了高教授,没想到还有么懂我的。”

……

富豪归乡的第啸山林的舆论中结束了,整个接风宴席上的话题都围绕着啸山林、共同追溯回忆佳龙年轻时候的光荣岁月。

毫无疑问,炮爷和小英的啸山林摆件成了次接风宴席上最大的赢家,炮爷也临时多出了个任务,将会接下来的几天带富豪和高教授江城的古玩街捡漏。

……

当天中午吃完饭,炮爷和小英出现斋报喜,啸山林的摆件仅让老爷子开怀大笑,老爷子还约了时间要和沈秋见上面。

“哎呦!可以啊沈秋!”得知真相的谢静文惊讶的捂住小嘴:“江城多少名流都梦寐以求跟富豪见上面,你小子可以啊!竟然让富豪主动约见你!沈秋我正太崇拜你了啊!两千块到的三样东西拿住了富豪!”

个结局早沈秋的意料之中,因为他早上个月注意到了啸山林的木雕,把它拿出来卖出高价显然够现实,如借花献佛送给佳龙,仅替炮爷解决了面子问题,又主动的吸引了富豪的注意,可谓举两得、石二鸟。

“大小姐,现知道富豪需要什么方向的贝吗?”沈秋反问了谢静文句。

谢静文灵光闪,樱桃小嘴蹦出两个字出来:“情怀!富豪个级别的古玩大亨,已经贝的价值如何了,关键贝资深的寓意所!”

“聪明!么玩!次的家宴拿下富豪势必行!”沈秋突然联想到了个细节:“大小姐,前几天说的话还算数吗?拿下富豪!我想要什么你都给我?”

谢静文立刻反应过来:“沈秋?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膨胀了,来轩斋好个星期你开始打老板娘的主意?好好干活想什么呢!”

谢静文个脑瓜崩揍了下去,俩禁相视笑,轩斋内欢声笑语的片。

斋的另角,曹东来和康凯的脸色阴暗,轩斋得到了富豪的关注,明明个好消息,可两个的脸上却看丝的惬意笑容。

“师傅!个局势有点对劲啊!沈秋才来了几天的时间气直线飙升,大掌柜和大小姐也都非常的器重他,你看他现的眼神反应,他的眼里根本没有你大师傅的位置啊!”

康凯目视着沈秋,咬牙切齿的说道:“沈秋小子真本事没个,光靠着嘴皮子鉴,他个沈家的弃子又怎么有资格跟师傅相提并论!”

曹东来阴沉着脸说道:“沈秋的本事你也领教过了,光靠嘴皮子没办法见到御金门的檀木托架,光靠嘴皮子也可能找到《奔牛图》的真迹,轩斋向来都能者自居,大掌柜能够找到样的鉴师傅,我替他开心!”

“可师傅……沈秋几天嚣张的很,他对外都以轩斋大师傅的身份自称,别忘了您才斋第师傅呀!他踩着你上位啊!照样的趋势下去,小子迟早有天要把您踩脚底下!”

“住嘴!”

曹东来的脸色更加乌黑:“你有闲工夫如去多看基本鉴历史的书籍,提升提升自己的业务能力!我的事情用你管!”

……

临近下午五点钟的时候,轩斋即将要打烊,店门口出现了个特殊的客

个客,正前几天里卖掉张伟字帖的老妇

老妇姓罗,面色稍显的憔悴,身后背着只黑色的大挎包,进门问找谢静文:“请问谢老板吗?”

沈秋抬头看到罗夫,正准备打招呼,康凯热情的迎了上去:“大妈你好!我们谢老板出去办业务了,有什么事情你可以找我师父,曹东来曹师傅!曹师傅我们轩斋的第大师傅!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跟他说!”

老妇黑包沉甸甸的,沈秋知道进来卖货的,介于上次卖的乾隆印章的字帖,估计次的卖货定还有好东西。

“罗夫……”

沈秋客气的打了个招呼。

老妇抬头认出了沈秋:“你上次的那个年轻嘛?上次多亏你帮了我的忙,才让我家老头子死里逃生,次我又要来麻烦你们了!我家老头子的情况越来越糟糕了,次医生说要动个大手术……”

“沈秋!”

康凯转过头来怒视沈秋:“你什么意思?抢生意吗?懂懂古玩行当的规矩,撬行、拆台!你想干什么?”

沈秋当然懂行的规矩,朝康凯做了个手势说道:“我跟老妇打个招呼,生意肯定会插嘴,老妇!曹东来师傅确实我们的顶梁柱,你找他样的!他斋几十年的活招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