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文明火炬(下)

小说:苍穹传奇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七夜门 字数:2566

“以法中,我更倾向于对苍穹国拟化的显现。苍穹国就像一个伟岸的巨,各氏族都在它的身生活,用己的方式维持着它的运转。最方的火把才八重天智慧树的象征,被画成的一根骨,我们苍穹智慧的结晶,照耀苍穹的文明火炬。”

青年发现己,便敢再继续与他对视。先低下头,然后又继续端详幅画,注意力却还在边。

很重要,但知道原因。

在脑袋里思考着乱七八糟的东西,眼前画中的巨慢慢变成下界的棵古树。

此时已经有更多的学童发现名青年,被他的样貌所吸引,猜测他明氏

“巨脚下踩着大地,双手举着星辰,象征着苍穹立于天地之间。整幅画都被火炬的光芒所笼罩,象征我们都被文明保护着,免受外界的侵害。”

朝阳的发言完毕,刚阿为她鼓鼓掌。

青年并想引起太多的注意,于在听完朝阳的话后,便悄然的离开

“画中的寓意基本就如同朝阳所样,或许大家一直生活在苍穹中,感受深。但些经常去往下界的采集者们,越远离苍穹,种感受就越深刻。遥望着苍穹的岛屿,就像在遥望着文明的灯塔,指引着远行者们回家。”

刚阿作一番总结之后,小学童们的队伍便继续前进。

一路同窗们有些争论,开始幅画的各种猜想。

大地的怪物阴族火炬燧氏的神兵,巨双眼化做的两团光又什么的象征。

朝阳为证明己的辞正确,可没少与同窗们耗费口舌。

回过头去又最后看一眼,时的他才算幅画看个仔细。

在稍远一点的距离,画火炬所放射出的光芒边缘由亮变暗,却又显得黑白分明,被罩在一个金色的光罩里。禁想起现在被光塔包裹起来的中神峰,画中的光罩倒更像一扇门的形状。雕刻在面墙壁,等待着被开启。

天机阁内还有专门供学习和翻阅资料的地方,据里年轻的都书院的师兄们,年长的中甚至有来七重天独立岛屿的长者。

些前辈们真正准备结智慧果的,研究着高深的学问,所以也离八重天很近。

离开幅巨壁画后,一直在想个青年的事情。

时候的感觉并第一次出现,但每次出现种状况时,往往都伴随着好的事情发生。但一次,他却实在搞明白个青年究竟为什么会具有危险性。

此时,六重天附近的一座岛屿,面有着稀疏的草地和石柱。

早正坐在一块石头,最喜欢的头饰挂在胸前,手里拿着纸和笔,认认真真的在画着什么。

些还没有书院的明氏孩童们准备的地方,目的便让他们学会行空术,样才能参与贡献任务。

今天早最后一次练习,与她同龄的孩童们也已经基本掌握行空术的使用。

几个女孩儿在一边嬉笑着,但却没有靠近早。

每当早摘掉件头饰时,受股锐气的影响,同龄中的孩童便没敢去接触她。

然也知道,从小便习惯件事,同时也成为她免受打扰的方式。

同龄的孩童有些惧怕她,早也太喜欢和他们一起玩耍,她更喜欢和祖父祖母呆在一起。

她有预见术,难得一见的宝贵天赋,只有少数的明氏知晓此事。以后可以凭此成为比国主还要起的领国,可以常驻八重天,甚至天陨神殿。

她的眼中闪烁着常能理解的景象与智慧,她的生经历就可以成为一颗智慧果,即使注定孤独的。

早动动耳朵,远处的同伴们正商量着在回去之前,进行一次行空术的比试。

一名女童刚鼓起勇气迈动几步,想要邀请早一起参加。就看见小早起身收起笔纸,戴发饰。

小跑过来对女童笑道:“来吧!”

然后便跑到始发点,做好准备的动作。

同伴们虽然疑惑,但也已经习以为常。

名女童来到早的身边,老实的和大家一起做好准备,目标高出座岛屿空的另一座岛屿。

早做着预备的姿势,望向空中,开心的一笑。

“我赢。”

四重天书院的万木堂中,去过天机阁的小学童们纷纷开始对智慧树与智慧果充满美好的憧憬。

:“我以后也要结出属于己的智慧果,然后亲手将它挂在八重天去。”

金烈一脸信的反驳道:“你要结智慧果?可算吧,需要博学的智慧和持久的恒心才行。”

诺有些生气,道:“我怎么没有恒心?将灵株的种子放进土壤,看着它成长发芽,精心栽培,待到开花结果。我们农氏最有耐心。”

完后,诺突然反应过来己好像漏什么,一脸惊慌的捂住嘴,瞄瞄周围。

同窗们嘻嘻哈哈,金烈嗤笑道:“我主要强调的智慧。”

诺大怒,就要出手教训闪躲开的金烈。

常乐安抚道:“算,诺,你想当族长吗?”

金烈全无惧意,笑道:“也需要智慧啊。”

之间的拌嘴总能带来愉快的气氛,在一旁看着,也跟着傻笑,诺的各种神态和动作看去都么的有趣。

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开始关注诺的行踪,想要知道她在哪,在做什么。

休息的时候也会呆在诺的附近,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每一种样貌。变得有些古怪,内心中却充满着莫名其妙的欣喜雀跃。

对于种异常的表现,的心理安的。

样的行为让他联想到下界的些灵兽们,像一种狩猎,捕食行为的前兆。

的心中一阵恶寒,些灵兽们在攻击目标之前,总会先断地观察和确认目标的行为模式。在摸清它的底细之后,便一击致命的猛烈袭击,争取以最小的损耗击败猎物。越大型灵兽之间的较量,个观察期就会越长。

回到家中,也带着憧憬对玄天机阁中的见闻,过他并没有谈起己对名青年的特殊感觉。

依旧有着泡药浴的习惯,望着天的繁星。数着日子,天河快要来,又一场无缘参加的明祈节。

“玄,燧氏都很爱画画?”

“咳咳,嗯......差多吧,算个传统。”

回想起天机阁幅巨的壁画,就更加的好奇,继续询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咳嗯,咳嗯。”

玄一直仰头靠在缸沿,闭目养神。

思考一下,道:“可能一种精神的寄托吧。”

懵懵懂懂,并能理解。

“什么精神寄托?”

玄睁开眼睛望向繁星满天的夜空,又仔细地想想。

“咳,就一种对由的精神寄托吧。因为燧氏的祖训就要守护中神峰,供养神兵。咳嗯,所以他们大家都会离开中神峰,已经众所周知的事。但长久以来的坚持与传承,却哪样几句话就能概括的。”

他转头看着,继续:“燧氏也向往由,向往着可以去做其他的事情。嗯咳嗯咳,祖训像一把无形的枷锁,禁锢所有的燧氏我的约束,对祖先们的信仰,对苍穹的信仰。当身体被束缚,精神便渴望得到解放,所以才会有些画作。大多关于对苍穹和祖先的崇拜与描述,传断的放大,用来给予身一个强大的信念。天机阁的幅就有着明显的特征。”

似懂非懂的长“哦”一声,想起己小时候爱画画的事,感觉有些孤独,似乎也有点明白

玄抬手摸的脑袋,叹口气,道:“咳,明天到燧氏的密室去吧,也有段时间没过去

惊喜的在水缸中蹦一下,问道:“真的?已经没事吗?”

“哈哈。嗯,没事过,咳,以后绝对要再带别接近。”

从前经常进出密室,对此早已习惯,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被再允许进入。失去一段时间后,倒变得更加的珍惜片只属于他的空间。

玄微笑着,继续靠在缸沿小憩,喃喃语道:“也许苍穹由吧。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