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我真伟大

小说:残子仙途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欲辩忘言1 字数:3344

慕天彦忙问怎么。老朝奉向告罪,柜上没么多银。看慕天彦一脸不信,进一步解释,们店里银钱每日一结,多余的要送钱庄。们店呢,平常没什么大主顾。突然来么一大笔生意,柜上银准备不足。请慕天彦到里间客厅喝茶,让稍等片刻。派伙计去钱庄取钱。

慕天彦勉强相信,但还先要回玉。

慕天彦在客厅等一顿饭工夫,心里越发焦急。按理,个店跟王扯不上关系。应该没什么大碍呀。心中始终放心不下,于转出来到柜台,准备催一催。结果,没发现那个大朝奉,问伙计。伙计说去钱庄

慕天彦奇怪,不说派伙计去取吗,怎么自己跑去个老朝奉一副成精的模样,老让不踏实。觉得还要保险一点。于要告辞。伙计哪里肯放走,只说大朝奉很快要回来。但哪里拦得住慕天彦。慕天彦出门走远绕回来,躲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盯着当铺。

慕天彦哪里知道,当铺确非王所有,但的能量可以揣度到的。老朝奉虽不的人,但跟王当铺的人有生意往来。最近,听说王的四公失踪。王还悬赏找人。当看到玉佩时,玉佩上的字么明显,哪里还不怀疑。见慕天彦与传闻中的四公年纪差不多。稍微试探两句,差不读确认王四公。所说的那些借口,自然为留住”王四”公扯的幌。以为出走呢。安抚好慕天彦后,本想让伙计去报信。但想到一次难得的巴结王的机会,去报信有可能见到王主。如果在等的话,多半只能见到管之类的下人。于亲自赶往王报信,让伙计一定要留住位公

慕天彦在那儿等一刻钟,只见一辆马车风驰电掣地奔来,在当铺门前停下,那个老朝奉当先下来,卑躬屈膝地请另一个从马车上下来地人进店。个人,慕天彦恰好认得。正王府的管。骂一声晦气,慕天彦悄然离开

且说,王府管空跑一趟。带着个朝奉回王。严加询问,描述相貌,请画师画像。最后得出结论,玉真的,人却不。人看起来像那小奇怪,慕吗,从哪跑出来的。要,那去哪儿?那天,折将军离开时,问一句‘你们王四回来没有?’,让费解老半天。后来王四便一直失踪。慕死去的人口对的上数的,而慕拿着的玉佩。一个激灵,不敢往下想。现在关键找着。于传下命令,全城大索。

慕天彦心里苦闷,真大霉。本来以为只简简单单的换个银,没想到马蜂窝。王大量丁,还有城防队的人到处找人。由于明显的年纪特征,掌握的衣着。好几次差点被人抓住被逼进一条巷。正彷徨无路时,忽听一声“慕公”。

一看一的门打开,招呼进去。才看清楚那人谁,也没多想的余地进去。那人带穿过院屋,屋里还有一人,也认识。

慕天彦拱手向二位道谢:“武,于,原来你们二位。多谢援手!”

两位急忙还礼:“慕公客气,还能得见慕公苍天有眼。”说完以袖拭眼角。慕天彦也得见故人,感触良多。大一时沉默。于,忽然问:“公,那些人今天为何追你?”

“那说来话长。”

“那边吃边聊,哈哈”武笑道,把慕天彦请上桌,添上碗筷。吩咐再弄几个下酒菜来。

慕天彦见桌上饭菜,知道两人之前正在饮宴。也饿,也不客气大吃起来。期间,两人也问怎么逃得性命,段时间怎么过来的。慕天彦胡乱编些话,说自己那天恰巧没在,躲过一节。自己身上还有一点银个人下来。倒不有意骗两人,只被李老所救,而李老凡人。装疯卖傻地隐于闹市,明显不想让人注意自己。所以也没必要把扯进来。另一个原因,不想让二人觉得自己有多落魄。种感觉怎么说呢,不想让昔日的奴才,现在用可怜、怜悯的目光注视自己。

二人问到慕天彦以后打算,慕天彦说,自己还没想好呢,再说吧。于建议说,听说慕和大元帅有关系。可以去投奔大元帅。

慕天彦摇嗤笑说,爷爷不过大元帅的一个亲兵。大元帅不止一个亲兵,如今爷爷也不在算找去,大元帅也不会为慕。于,武二人也点

边吃边喝,于忽然一推酒瓶,“没酒”。

“差不多吧,”慕天彦道。

“不行,不行。今天见慕少高兴。必须喝高兴。我去打酒”于酒兴正浓。武也赞同于的意见。于出门打酒去

酒席少人一下寡淡不少,慕天彦吃饱喝足。微带醉意,不觉有些犯困,伏在桌上睡着

一阵尿意把慕天彦憋醒,一看屋里昏暗,人不在。天色也不早。慕天彦出得房门到处找厕所。忽听得有女人说话声,慕天彦来恶趣味,想去听一下在屋里搞什么?还没黑呢。

蹑手蹑脚靠近,终于能听清说话声

“我还有点害怕”个女声,应该婆娘。慕天彦捂嘴想笑。

“怕什么?此事万无一失。”武的声音说道。

女:“真的没有后患么?”

男:“你放心吧,没什么力量反弹。”

女:“可,外面人会不会戳咱们脊梁骨。”

男:“戳,让们戳。只要我还在个位置上,谁敢当面戳。那些戳的人,也不过恨自己没个机会罢。本来,慕,我们好日。我个位置说不定哪天被人给顶。现如今,能有交好王的机会,可不上天给我们的机会吗?”

慕天彦瞬时冷汗从凉到脚,酒意也全醒自己个机会,于也一定去报信去。自己得赶快离开,虽然很小心,但慌乱之际还弄出声响。

发觉有异,对娘说:“我出去看看,你别出来。”

慕天彦地形不熟,有点不辨方位。待找到正确得路,准备夺门而逃时。武,已站住的面前。武微带笑意道:“慕公要去哪儿呢?”

“呵呵”,慕天彦强笑道,“天色已经不早,今日承蒙款待,我正想向你告辞呢。改日再来拜访。”

“今日,我们重逢之喜,哪里还能等到改日。于兄已经去买酒,慕公何必么扫兴。”

“于已去多时,大概回。不会再来。”慕天彦说道。

“不会的,我与相交多年,我一定会回来得。”武笑容不改。

慕天彦知道对方不肯干休的,也不知道自己睡多久,多呆一分多一分危险。也懒得跟笑面虎啰嗦。“我如果一定要离开呢?”说完,摆出起手式。

“哦,慕公想指教我么?那让我领教领教慕公的高招。”虽么说,但却站那儿一动不动,颇有些小视对方的意思。

慕天彦大吼一声冲过去,拳来脚往,不过数招。慕天彦被一脚踢在屁股上,翻到在地。

“哟,慕公怎么一招还慕公教我的呢,慕公现在怎的还不会?”武阴阳怪气道。

慕天彦怒,想起以往跟于,武二人过着。一直以为们二人输给自己,虽没尽全力与自己相拼,自己也有余力。若全力以赴,大也能半斤八两。没想到,二人竟比自己高么多。自己一直被二人当猴耍呢,指不定背后怎么笑话自己。

慕天彦感到愤怒无比,不管不顾地冲上前去厮打起来。武一副搏命的架势,弄得束手束脚,一时间竟拿不下。不能真杀,多次击中对方身体。不知道痛似的,不管不顾要同归于尽。

双方暂时分开,各自喘气。等待下一波交手。武也负小伤,但慕天彦伤势更重。眼看慕天彦要冲过来,武心里居然有点发怵。

正在时,一个声音传来:“你癞皮狗的打法,打完自己也没命。架不么打的。”

慕天彦听到个声音,身体一下松下来。武没再管慕天彦,朝发出声音处看去。只见院中不知何时,站立一个鹤发老叟。“你谁,你怎么进来的?”

老叟不理,武大怒,冲过去要教训。才跑两步,一个跟摔下去,再也爬不起来

慕天彦也大骇,“你把怎么?”

李老一眼,“放心,没死。”

慕天彦跑过去瞧一下,发现还有呼吸。“不杀?”

李老道:“杀会更麻烦,你还想不想在城里呆。”

慕天彦不忿。李老道:“不过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出卖你,不过人性使然而已。没有,还有于,张。难道你要把些墙。最主要的,对你现在的处境不妙。再说,也还没对你造成什么损害。”

慕天彦指着自己,“我伤成样,还叫没什么损害?”

李老淡定道:“那你跟人决斗技不如人,些皮外伤,没什么大不的。”

慕天彦被气得无语。半晌才道:“可不杀醒来不暴露你吗?”

“放心,不会记得我来过的。走吧,们人快来。”李老抓过来,准备往外走。

“等一下....”慕天彦挣脱李老,跑回去,在武身上摸摸索索,不一会掏出一只钱袋。稍微点一下,狠狠踢两脚。“穷鬼,点钱。”然后才向李老奔来。

李老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也许应该表扬一下慕天彦种敬业的精神。

“走吧,还磨蹭什么呢。”慕天彦倒开始催促起来

正在时,屋外开始人声鼎沸起来。“砰砰砰”的敲门声紧随而至。“怎么办?”慕天彦有点急,“怎么办?被堵在屋里。”

“慌什么慌,大惊小怪。”李老总算有机会摆下谱抓着慕天彦后衣领一跃。

慕天彦只觉自己一下身处空中,脚下的院落离们越来越远。们竟然在空中飞起来真的飞起来,不轻功,真正地飞。“你修仙者?”慕天彦震惊希冀。

“你以为呢?”李老得意道,喜欢看一向臭屁的慕天彦现在那一副既震惊崇拜的神情。“你想想以前你怎么得罪我的,幸亏老夫我肚量大,不然你早死的不能再死。”

“我的天啊”,慕天彦叫道:“我以前竟然天天欺负修仙者玩,我真太伟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