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拒绝收徒

小说:残子仙途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欲辩忘言1 字数:2607

回到家里,天彦放下所有矜持和尊严,“大仙,神仙,求求仙术......”。修仙者那对于普通人说就是神仙啊,对于神仙,还谈什么尊严。天彦很是心安理得。

无论天彦怎么撒泼打滚,老头回应他就是一个“滚”字。

要怎样才能教人家仙术嘛?”天彦终于恢复到正常状态,委屈地问

没有个资质,修仙。”老头答。

有修仙资质,以前们家个老神仙,他都想收为徒。”天彦兴奋

“哦,是吗?那怎么没拜他为师去修仙啊?”老头有些奇怪。

“还是爷爷....他们舍离他们而去。”前半句还是颇有些抱怨语气,后半句却又变得萧索。“现如今,他们倒是舍得先而去句话更是落寞。

老头也感受到天彦心绪变化,又把话题拉回:“会吧,说那老神仙会是个骗子吧。种垃圾资质也收。说,会是小时候被一个老骗子骗过吧,所以现在才对么大怨念。”

才是个老骗子好吗?人家可是真正显落过法术爷爷腿疾,连京城名医都治好,人家可是轻轻松松地就治好。”天彦

老头抚抚胡须,“么说,那人还真有点本事罗。过也一定是修仙者,可能是个隐世名医呢?”

“若是名医也太夸张吧。他有么好医术,干嘛冒充修仙者。而且他治好爷爷腿,并没有用什么药物。只是后期调养抓些药。是修仙者哪有么大本事。”天彦据理力争。

老头:“说自己是名医,毕竟还是人。还有自吹捧之嫌。冒充修仙者当然可以得到更大名气和受到更多尊重。至于,没有用药物治疗。可能是年纪小记岔,或者是用针灸之类手段治疗。”

天彦被驳得无话可说

老头又接着:“其实些都只是可能性,算上什么漏洞。若是换一个人话,多半就信。毕竟有那等本事,可以说已到修士手段。他最大破绽就是说要收为徒。有那等本事人,怎么可能愿意收种垃圾资质为徒?莫非他是随口说说,明知家里人会同意去修仙。难样。”样说着,眉头也有些舒展开。仿佛个答案,是自己谨慎逻辑推导出

天彦肺都要气炸老头。自己以前没发现他有才华呀,损起人简直没边。看以后自己要警惕类人,会拍马屁,损起人也威力俗。

老头探讨地看着天彦,没有得到期待应答,就谦虚地补一句:“认为呢?”

天彦牙齿差点咬碎,“么认为。认为资质很好。那位仙人才迫切地希望收为徒。本事没他大。同样一块璞玉,放在人家手里就能雕琢成无价之宝,放儿,就只能当一块破石头。在修仙者里,也过是个半桶水吧,只比种未入门好一点吧。”

老头笑:“还真会给自己贴金呢,还璞玉。希望真相那天还能么自信。算吧,们还是要争论种无意义事。们还是说说三日之约什么。”老头单方面结束战争。

天彦只有住嘴,主动权掌握在人家手里。于是从腰上拿下那个钱袋,正是从武都头那儿顺。“勒”。

也算?”老头

“为什么算,当然要算。辛苦打架得。”天彦理所当然

“说好像有理哈,看看有多少?”老头边说边接过钱袋。倒出数,大部分收进自己腰包,剩下零头装进袋子还给天彦。“那人是打倒,说起力更大些,收走大半,没问题吧。”

天彦又一次刷新老头认知,说出去谁信啊。堂堂一个修仙者竟然无耻地跟自己斤斤计较么几两碎银子。

老头收银子好像很满意,说到:“好吧,既然做到。那就留下吧。过现在。再想赚银子怕是难吧。”

“嗯”,天彦点头。

样吧,想到一个好办法。明天开始就去码头扛包吧。那里可以挣钱,好多人都在那儿扛包呢。那里没认识人,找人也会到那里去找。”老头贴心推荐。

“什么!扛包?怎么能干那种活呢?”天彦

“为什么能?”老头求知若渴问

天彦聂聂半天说出话,想说身份怎么能去干那种低贱活呢。可是现在自己有什么身份,自己还有底气说话吗。半天终于弱口气:“会做。”

“做,可以学嘛。很简单,相信很快就能学会。”老头鼓励

天彦大声:“做,个。反正做。可以做别。”天彦看到过码头上扛包那些人。赤着上身,顶着烈日,穿着草鞋,始终扛着数包货物弯腰扛着。自己受虐狂啊,才去吃那份罪。那些人又脏又粗鄙,在自己认知当中就仅仅比乞丐好一些。

“那真是可惜是现在最适合工作呢。”老头遗憾:“那想干嘛,还去偷还去抢啊,怕人家把祖坟挖啊。几天城里风声肯定很紧,一现身,被抓十之八九,别指望会再出手。得他们早日送去见爹娘,免得一天烦。”

天彦被戳得心里一痛。忽然想起什么似,对老说:“说过,要指点本事。”

指点啊。”老头答

“什么?”天彦神色茫然。

“指点去扛包啊,最适合工作。”老头

“什么啊,说认真。”天彦有点生气,老头活泼过头,自己么在意件事,他竟还在开玩笑。

也是认真认真地推荐去扛包。”

天彦快炸,深吸一口气。几字一顿:“是指点...本事,是武功......是说指点工作。”

老头顿顿,意味深长地笑笑:“谁说扛包就是武功呀。难认为去扛包是毫无意义么?为什么输给那姓武么?”待他回答,老头继续:“若单论武技,家收藏少,武技也算少。比起初级武者也遑多让。所以那些知所谓自信得也是毫无缘由。但是为何连一个是初级武者武士都打过。想过原因吗?究其根本就是功力太弱,气力太小,下盘稳。去扛包就是去夯实基础。以前欠账,要补回。学武是在温室里就能练成。努力吧,少年。”

天彦没想到会听到样一番话。心潮一阵澎湃,原自己弱点在里。对老头又是感激又是好意思:“谢谢啊,早说。那明天就去扛包。”过片刻,天彦又凑过:“前辈,要为师吧。反正也指点武功。”

“别,别,千万别。”老头反应很大,“真要收为徒,那还得被赖上。像现在样,高兴想指点就指点一下,挺好。”

天彦也没坚持,说实话,老头形象离自己师傅印象距离还挺大。又说:“那怎么称呼,老是叫前辈,前辈,感觉好生分。”

“叫什么无所谓,前辈也挺好,就是像以前一样叫老头也行。”老头展示自己无所谓态度。

但是天彦可敢像以前那么称呼他。一是敢,老头挺记仇。二是,他也值得自己尊重他。“那就叫老吧。”

老没有拒绝。

老,要顺便也指点一下修仙之呗。”天彦开始打蛇随棍上。

老白他一眼,“滚”。

“为什么啊?”

没那资质。”

又绕回

.......

第二天一大早,天彦就起。今天是去练武第一天。天彦积极性很高。出去买早饭时候,才发现一个严重问题。如今他是被王家悬赏捉拿人,自己要出城。通过城门时候,一定会被注意。王家人一定会在城门处守候,自己怎么出城呢。

匆匆买早饭,跑回家里。把自己担忧告诉老。

:“小子,怎么么笨呢。现在才想到问问题,被抓,再。幸亏没收小子为徒,然迟早被气死。”

天彦敢还嘴,小心翼翼问:“一定难老,您吧。”

老从自己签筒中抽出一支签,扔给他。“接着,拿着跟签出城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