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九章.归元宝录

小说:戮国的皇子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阿伟你又在打电动哦 字数:2524

……什么啊。

西菲尔歪歪头,抬手就把小人抓在手里。

干什么!”小人有些惊慌,似乎没想到西菲尔会样对待他,“快放开!”

为什么要听个突然跳出来的,点礼貌都没有的,还不知是什么东西的东西的话?”西菲尔捏着他的小脸,平静的问

“无、无礼!竟然把叫做东西,无礼至极!”小人挣扎着大叫,“可是张陵张天师亲制的法器录!怎么敢么对?!”

录?

西菲尔微微皱眉。

“……那个在神州传说里,记载着失传阴阳之术的录?”思考片刻后,西菲尔问

小人愣住

“……那个,怎么是种反应?”片刻之后,他才弱弱的问

为什么不能是种反应?”西菲尔有些摸不着头脑。

可是录,记载着所有法术甚至是武功奥秘的神器录哎?”录看着西菲尔的眼神就像在看个怪物,“看到少说也该开心下吧?”

“……不是神州人,对贵性的理解并不到位。”

“仔细看还真不是神州人……”录打量西菲尔下,小声嘀咕,“大人为什么会收种人做弟子啊,想不通……”

西菲尔把番无礼的言论尽收耳中,但却并没有发作。

“总之先放开!”录突然想起自己还被西菲尔捏在手里,连忙叫

然而西菲尔动不动,像是完全没听到录的话般。

是的,她在怄气。

人怎么样!”录急,“既然来到神州就该给神州的些尊重!理都不懂吗?!”

懂。但是第,尊重是相互的,尊重自然会尊重,而现在并没有尊重的意思。”西菲尔平静的说,“第二,里不是神州。”

“……哎?”

录傻掉

“等、等等?!”他突然慌乱的问,“刚才说什么?!”

说尊重……”

“不是句是第二句!”

“……里不是神州。”

“那那那介里是喇?”录慌得话都说不清楚

“艾伦考威尔,诺米特王城,撒切尔城。”

“艾艾艾艾艾伦考威尔?!那个和神州大陆相隔十万八千里的艾伦考威尔大陆?!”

“是的。”

“放开快放开!”录突然开始拼命地挣扎,那样子简直就像是疯魔般。

西菲尔被他的样子惊下,下意识放松手上的力气。

瞬间录便挣脱西菲尔的手掌,扭头就撞进画里。西菲尔虽然没搞清楚状况,但反应过来后还是紧追上去。

眼前的景象阵模糊,片刻之后又变得清晰,西菲尔成功进入画中的世界。

但是,展现在她眼前的并不是上次所见的观,而是个广场。

不,应该叫场更加合适。

场极大,眼望不到边际;地面由黑白二色的石板铺设而成,远远望去可见其组列成太极图的样貌。

长空色,万里无云,阳光泼洒在场中央的苍天巨树之上,映出片生意盎然的翠绿。

明筱华现在便站在巨树之下,抬头望着巨树那繁茂的枝叶,不知在想什么。

阳光透过枝叶落在她的身上,照亮她的脸庞,点亮她的双眸。

瞬间,明艳动人。

瞬间,让西菲尔阵晃神。

她突然发觉,明筱华其实也是个很可爱的女孩。

若她是位普通的女孩,应该会有不少男孩去追求她吧?

“大人,大人!”就在此时,录不知从何处窜出来,揪住明筱华的衣袖,急切的问,“那个新收的徒弟说、说里是在艾伦考威尔,是真的吗?”

明筱华见到录,脸色立即沉下来,冷冷的开口:“是。”

同时她还对不远处的西菲尔做个止步的手势。

刚准备上前的西菲尔见状点点头,停在原地。

“大人,到底发生什么?”录显得很是焦急,“您为什么要离开神州?”

“因为想。”明筱华冷冷的说

“啊……”录有些无措,时不知。

突然,他愣住

他是张生最为骄傲的作品之,拥有极其的功能极其丰富且强大,其中便有项是探知他人的实力。

但他从前从未能探知到明筱华的实力。原因无他,明筱华太强,强到超出他的探知上限。

可就在刚才,他探知到明筱华的实力——半步五气朝境。

天下人若是拥有般实力便可称霸方。但对象若是换成明筱华,则会变成个恐怖故事!

因为代表着她的力量发生严重的下降!

而她镇压的那个恐怖存在,也有可能因此再次为祸人间!

“大、大人……”录的声音颤抖着,“难、难神州已……”

“没有。”明筱华直接打断他,“封印没有问题。”

“是吗,那就好……”录看起来稍微松口气,“那您的为什么要离开神州?”

刚才回答过。”

“可是……”录欲言又止。

“没有可是。想出来走走,把封印的事情处理好就出来,就么简单。”

“啊……好吧。”录张张小嘴,最后还是没有继续追问。

“对大人,”片刻后,他又问,“您的力量怎么下降么多?”

“……的私事,和无关。”

“怎么会和无关!”录突然又急,“您忘吗?张天师在羽化前——”

他的声音极其突兀的止住

因为在他说到“羽化”二字时,明筱华转头盯住他。

是他们开始对话以来,明筱华第次看向他,但那眼神却如寒渊般冰冷。

令人窒息。

瞬间他明白,如果他继续说下去,明筱华就算不会直接拆他也会废他的舌头。

“对、对不起……”想明白点,录低下头,怯生生的说

希望搞清楚的身份。”明筱华的声音寒如玄冰,“只是他做出来的工具而已,不要像个人样和说话。”

“做好个工具该做的事,若是不然,不要怪重新把关回去。”

“是……”录小小声的答应。

“现在,去把的徒弟带过来。”

“是……”录耸拉着小脑袋,缓缓飘到西菲尔面前,颇为低落的说,“大人叫过去。”

西菲尔点点头,向前走几步却发现录并没有跟上来。回头看,竟见录正动不动的漂浮在原地,垂着小脑袋,眼角有着丝丝的泪光闪动。

……法器也会哭吗?

脑海中突然冒出个想法,西菲尔微微抿唇,回过身,走上前轻轻把手放在录的小脑袋上。

“哎……”愣,慢慢抬起头,正对上西菲尔那平静的目光。

“别哭。”西菲尔轻轻揉录的小脑袋,尽量柔声的说,“抱歉,不知具体发生什么,只能样安慰。”

录闻言,委屈的咬住嘴唇,眼中泪光更甚。

“……谢谢。”良久之后,他擦去眼角的泪水,微红着小脸低着头说

西菲尔的嘴角掀起抹细微的弧度,轻轻弹录的小脑袋,转身向明筱华走去。

“师傅。”行至明筱华面前,西菲尔躬身作揖,轻声说

明筱华冷冷的撇眼,似乎等待的两分钟让她很不耐烦。

而后,她冷声问:“刚才在干什么?”

“……回师傅,见他很伤心的样子,于心不忍就去安慰下。”

“安慰个工具?”

工具……吗?

“……师傅,请恕直言。”沉默片刻,西菲尔坚定的说,“就算他是个工具,也是个关心您的工具。”

“您不该么对他。”

不需要他的关心!!”怎料明筱华听闻此言之后竟变得极其暴躁,猛地跺脚震得地动山摇,同时丝毫不顾形象的大叫,“他只是工具!工具!!”

“可是——”

啪!!

西菲尔感受着脸上传来的如被烈火灼烧般的疼痛,脑子时有些转不过来。

明筱华扇巴掌。

“闭嘴……”明筱华的右手悬在半空中,双眼瞪得如铜铃般大,嘴中不住的喘着粗气,歇底里的大叫,“闭嘴啊!!!”

“……您有人格分裂症吗?”西菲尔捂着脸,沉默片刻后突然问句没头没脑话。

什么意思?找死吗?!”

“无意冒犯。但学识浅薄,实在无法从正常心理学理解您从刚才到现在的系列行为。”西菲尔平静的说,“唯的解释就是您和西维尔样,精神出问题。”

明筱华愣住

……精神出问题?

等等?

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