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拿回阿弦

小说:灵魂追捕计划 类别:灵异小说 作者:吾媏欢喜 字数:2619

尚在宫中!其他人并不知道有阿这一回事,只是与阿郁相视一笑。

门外传通报声音:“李将军求见!”

有何事?正想着,李将军得令进,手边提着个笼子,对一个军中之礼,才上前郑重道:“小季将军,这是兆国太子送东西,是物归原主。”

着,他把手边提着笼子递

揭开笼子上罩着黑色布帘,阿正没心没肺地睡在里面,两侧长须因揭开笼子时微风而颤动一下,随即又恢复平静。

这只仓鼠日子倒是得很惬意。

一手把它给捉出干活,这回稍微收敛一番力气,只因等着它救命,把它捉到阿郁面前,它抖动它黄白交加毛发,一双黑溜溜眼珠子盯着阿郁。

阿郁掀掀眼皮,有气无力道:“小姐?”

急道:“阿郁,你快点跟它救你们啊。”

不合,万一出言让它救人且不它听不得明白,算听明白,它万一与置气而行下毒而不是解毒之事,那应该如何与他们交代?而阿郁不同,她一向与阿合得,如果出言相求,不定会有奇效。

怪在最会与阿沟通师兄现今不在此处,而们只能大眼瞪小眼。

阿郁明白意思,试着对阿一句话,它无动于衷。

一把冷汗,这时,公子笑吟吟地把阿捉出,私语几句,阿竟然窜出,挨个把他们给咬一遍,群人都猝不及防,尖叫哀嚎后,竟发现自己症状已然痊愈。

众人得救,气氛也活络起把正要往外跑给捉回,阿郁啧啧道:“看这只仓鼠是雌。”

道:“那可不是吗?”

先前在地上软绵无力群人用不太整齐声音道:“多谢郡主救命之恩!”

“你们是谢谢它吧。”指阿,“有他。”

公子听闻此言,即刻笑道:“多亏郡主深明大义,才得此仓鼠。”

他这么一觉着有些奇怪,不也没多想,连忙让李将军把这群人给送出宫去,放这么一群人在宫中,确有些不合适。

待到他们都走个干净,才返回问道:“什么叫深明大义?”

公子摇头无奈道:“你自然是深明大义,不深明大义,别人太子怎会把这仓鼠给送呢?”

他从袖中取出一封信:“这是从笼子里掉出。”

信,也大致看看,是姜秩送,大致是于他有恩,现在把这仓鼠送回当恩情已经清。

对他有没有恩情,于他有恩,阿们道成山上?物归原主算是恩情,这是第一次见。

把信抛给阿郁,问道:“们以前见这人吗?”

阿郁摇头道:“小姐不是之前阿郁?阿郁不曾见啊。”

这才想起们在越国是见姜秩,只不当时不知他身份,对,那一次与阿郁给害惨,这笔账为未他计较,他倒好,找上门

于是对他解释道:“根本与这人无任何恩情往。”

公子然道:“知晓。”

他笑得有些许狡猾意味在里头,也琢磨不透他意思,心内叹道:随他去吧,倒是懒得想

李将军安排完那些人事情,又折回,环顾四下,才道:“郡主,这有一封信,是奈何真人给你。”

“噗”一声把刚进嘴茶水给吐:什么!这简直是天下奇闻啊,师父竟给

火急火燎地把那信给拿,一如师父她老人家简洁风格,字迹也是她老人家,绝无作伪现象。

开头第一句便是:“不宜用武。”

继续往下看,偌大一张纸上这么一句话,看这句话身兼第一句话与最后一句话重任,倒是原先错怪它

把信封拆开,往里看去,果真有一封信,一如所料,是师兄寄,比师父要繁琐得多,信内容是对师父那句话解释,估计是认为师父那一句话以智商难以理解,故而特意写一封信解释。

信上师父当初为何会废掉武功,又提到今后不能再习武。

师父废掉武功,是为好,直到今日才明白这个中原因,不是口头上“为好”,身为一个女子,早因连年出入沙场而患上一些小毛病,而今若是再次习武,只怕是活不几年。

看到此处,一时有些后怕,可是一直以都没有想到会有如此严重后果!

阿郁也一同凑看,看完后便与道:“小姐且放心,阿郁日后定会为小姐鞍前马后,唯小姐马首是瞻。”

收起两封信:“别什么马首是瞻,先管好你自己吧,不能用武,可以用脑子不是?”

公子好像已经知道发生什么,笑道:“只要你能记得戴上脑子。”

虚心道:“随时带着。”

“随时带着?”他挑挑眉,势有一副揪住这问题不放架势,到最后,盯许久,戾气消弭,只得无奈道:“也罢。”

深知愚钝,可这愚钝,却是现在所最不能够承受

——“阿脑子几时带上?”略带着几分苍老声音隔门窗传至耳边。

一惊,见着老太脚下生风地自门外走,全然不似一个老头应有作风,他一道:“阿,你自小直往,时不时死心眼,这么多年,未曾变?真不愧是阿啊。”

回宫是非多,先是李将军,后又是太,不知道芜妃与长晚是否会马不停蹄地赶,早知如此,应当先出宫躲几天,该人都,这样一回闭门羹也会推掉许多人。

被他得低下头去,无怪乎被老太无数遍,低头已然成为下意识反应,嘴上答道:“太所言极是。”

“你倒是哪里?”

“阿死心眼,阿直往。”

此阿,非彼阿现如今姓季名倾,至于阿一眼在笼子里睡觉某鼠。

老太给气得发抖,李将军连忙把他扶至一旁歇着,低声劝道:“将军,太如今年事已高,有些琐碎也忍忍,便。”

心中又一惊,看向在顺气老太,果然,李将军那句话落到耳里,他愈发气道:“谁年纪大?谁又琐碎?!”

可不是您吗?不这话只能在心里想想。

李将军也张红脸,万万没想到这句话竟被太给听去,唉,他是没见套路,儿时在宫中受教,隔着老大远,太都能听见在窃窃私语,年纪大,这项功力是未作废,反而愈发高深

“你们这群人!唉!竟没把国事给放在眼里!每每劝,原是你们蒙住耳朵,低头不语去,尽会与老人家打哑谜,这会儿终于让知道是在背后念叨着!”

老太环视一圈,眼神停在公子身上:“公子身为禄国国师,当担起重责,近却如此悠闲,在姬国一待数日都不曾回去。”

公子并未因太无缘无故教训他而生气,只是道:“不敢拂两国面子。”

此时意识到有点不对,方才老太……他是禄国国师?震惊地看向公子:“你是禄国国师?”

为什么不告知记着先前问他禄国国师与他相比如何,他那禄国国师不如他,此话放在现在听,意思不是他自己比不上他自己?

这算什么事啊?!

他淡淡嗯一声道:“正是在下。”

“!!!”看挺有理

怒道:“为何骗?”

何时骗你?”

“你禄国国师比不上你,可是你自己便是禄国国师——这话,应当如何解释?”

“那是在下认为现在确更好。”

好吧,那无话可,但是仍旧觉着有一口气塞在心口起,发不出

老太插嘴道:“有阿你……”

未等他数落个遍,已经把师兄给那一封信塞给他,他看完后沉吟许久都不语,只是连连叹息,知道老太并非有恶意,只是为人太于死板,才会成为这一副模样,若真是性命攸关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如此劝

不是不愿,只是已经不行。

李将军也大致明白所有事情,劝道:“郡主功成身退,本也无错,你便安心是。”

他前面都称呼为“小季将军”,这回突然改变称谓,想也是为能够让认清自己如今身份。

既是在埋怨公子为何隐瞒身份,又不想在这宫中待下去,许久都不吭声。

想上山,上道成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