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 医治聂欢

小说:侠道长歌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随风又随遇 字数:2493

白发少年:“二师兄,吗,老六手上师父的信物?”

段云飞眉宇紧皱,“提醒,我知……”

白发少年突然挥舞他的手指,直接射向窗户,射出一个洞口,“……师兄,能忍吗,容忍老六拿着师兄的信物,到处走。”

白发少年什么解释都就走,段云飞对三师弟白发少年的无礼,十分地恼火,对着大公:“笑三笑,能容忍步师弟,,步云峰吗?”

“算,师弟,步云峰和同时入门,他一向对在他上面十分地满,为人自傲,从来就一个人……再说,被疯狗咬还要咬回去吗……”

段云飞满,“可……”

“我一封信,好好看看,非常意思。”

“什么信?”段云飞对于大师兄的话,一时明白。

和神地关的事情,无畏的好奇心,只会给自己带来灾难而已……这位师弟,真急着送死……”

……

在狼虎谷,和五师兄仍旧在喝酒乐,丝毫顾外面发生的事情,“喝, 喝吧,喝吧,哈哈哈。”

玄千泷脸一沉,“这都半个月,万兽山庄的人已经足足待半个月。”

南宫枫接话,“……这个样看来,在这个地方破产之前,他们会走的。”

觉得应该做点什么吗?再这样下去,他们两个会成废人的。而且的身体状况曰好……”玄千泷十分担心的身体。

朝着玄千泷笑笑,酒喝得红红的,“们在干嘛……大家都在玩,玩得这么尽兴,们还在干嘛?过来喝一杯。”

玄千泷怀疑这个男人脑袋究竟装的什么。

“队长……快意城封信传给六公。”

一把夺过这封信,“哈哈,太好,等这么久,大师兄的信,终于来。”

一听大师兄的信,柳风骨和南宫枫都震惊,“什么,笑师兄的信。”

:“们干嘛这么奇怪地表情看着我,这小事情,只寄一封信给我,这回信。”

南宫枫震惊地说:“六公,我一直劝说,结果还说。”

嬉皮笑脸地,“我偷偷的寄送的,问他关于神地的事情。”

“神地,神地。”玄千泷一听这么说,瞪大眼睛。

翻开书信,“喂喂,来看看玄师兄写一些什么?”

柳风骨马上劝:“我告诉要看为好。笑师兄一个可小看的人,他给的信,一定会好的事情。”

疑惑:“看,没什么,看看要陷阱,别理他就好。”

“师弟,很高兴以这种方式,和见面。知对神地很兴趣,我很意外也很高兴,我虽然没办法找到神地,但我确信它的存在。可,师兄我对于神地实在着头脑。听说那里就在长白山上剑皇的住所。听说剑皇对于神地最解,那把浣花剑本来就出自神地,用来打剑魔的东西,原本到哪里一定会得到一些东西,但邪派的人没胆量上去一件很可惜的事情。如果师弟什么头绪的话,记得和师兄我联络。”

玄千泷:“这,这。”

:“原来浣花剑和神地关系……”

玄千泷在耳边静悄悄地:“可,在我爷爷那里,并没发现什么线索。”

:“那说因为没仔细地找也说定……反正,我们也要去长白山,干脆一起好。”

柳风骨看样要劝阻,“师弟,吗。剑皇的住所正派的圣地,我们邪派的人去的,吗?从狼虎谷过去,还要经过大门、青城派和天龙会这些正派的地盘。就算师弟现在内功恢复,到那地方去也很危险的事情,要去吗?”

:“用担心,难去那些地方,我还能输给那些人成。”

柳风骨抓住的手腕,“师弟……”

突然惨叫,看来这一抓很疼,马上甩开柳风骨的手,“师兄,干什么,这么疼。”

柳风骨:“看,连我这一成到的功力,都挡住。还想去正派的地盘。现在去正派的地盘,什么都做,只死路一条,吗?”

听见吵架声,万兽王踏步过来,“们究竟在吵什么,这么吵。”

柳风骨马上笑笑,“没什么,没啦。”

抱住的大腿,“师兄正在逼迫血脉尽断的我。”

柳风骨马上解释,“我,我那个意思。”

“什么,明明就看我的身,欺负人家,卑鄙。”

玄千泷叹气,“我说过别招惹这个人。”

万兽王:“等一等,说,血脉尽断?那样,我办法……还好,这个药还没丢……”

万兽王拿出一颗药丸,“臭小吃下去吧。”

拿着这个形状奇怪的药丸,“这,这什么?”

“这千金补血珠……”

南宫枫大吃一惊,“难江湖奇药之一千金补血丸,这西域毒王所创。”

万兽王:“也知,来自白驼山的西域毒王。”

南宫枫:“他可和正派的无极仙翁一样,邪派的医神,而且那千金补血丸,……”

“我还那家伙那么欧玉明,他常常到岭南万兽山庄来找毒药的一个朋友。总之,他说这个药对于内功增益作用,能很好保护自己的血脉,所以才给我的。我们没兴趣。这个当成我们这里大吃大喝的酒饭钱,点可笑,但想要给吧。”

看着这个名药,“可这个,会拉肚吗?”

南宫枫无语,“以为什么良食物吗?这个千金补血丸,可西域毒王,用一生的精髓做出的药丹,在武林之中可至宝。虽然对六公的身体作用,但人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我吃,就。”

一把吃下去。

下去,玄千泷问:“吃会怎么样,怎么样。”

柳风骨:“师弟,没感觉吗?”

满地:“什么感觉都没吗,…………”

浑身难受而且发热,“这搞什么,怎么回事。”

玄千泷关心:“到底怎么样法术什么”

:“我怎么会知?”

难受的样,万兽王紧张地:“难药放得太久吗。”

南宫枫:“要服用这等补药,应该按身体的需要,适量的服用。但这么虚弱的样,恐怕无法经受得住药效的强度。”

“什么,刚才怎么,现在才说……”恼火,南宫枫抱歉:“对……对起。”

忽然,的身体肿胀,血脉暴涨,发生什么,看样十分地难受。

,我的身体怎么。”

南宫枫:“等一等,我来替公制住过体内的血脉翻腾。”

柳风骨:“我来,南宫枫。我看轻,他体内血脉翻腾,乱流。需要更高的内力。忍着,师弟。现在把气往丹田里运功。”

在柳风骨的帮助下,稳定体内的血脉。

一阵的脸色好多,身体再肿胀

“好险,看样好多、”

南宫枫摇摇头,“真正危险的时候,才刚要开始。区制止他的人,体内的血脉也很危险,一小心,两个人都会走火入魔。”

玄千泷:“危险吗?”

南宫枫:“的。过担心,因为由我们公帮他,太大的危险。

的右手突然膨胀起来住气,“现在到底在干什么要把我的手毁掉吗?”

柳风骨汗颜,“对起师弟,这我第一次。”

的手膨胀到可怕的样过这次换左手,“这次变成左手。到底怎么回事,身体变成这样,可恶,气门开始逆流。星门穴好像通,那就往别的地方……对,这大竹穴,这个曲元穴,这个什么……”

柳风骨一捏穴就痛得大叫,好像受到极其的痛苦。

“师弟,要乱动,现在很危险。”

服气:“更危险……我再也受。”

万兽王阻止他,“我女婿说,请要动。再忍一下吧,反正用的会死,吗?”

:“等,等一下哦……”

万兽王:“我相信自己的女婿,我会看牢这个家伙,好好做吧。”

无语,“要相信,自己相信。别拉着我。”

柳风骨:“没事的,师弟,真的行,没办法。”

“救命,救我吧。”

一阵,终于结束

南宫枫关心:“公们没事吧?”

柳风骨喘口气,“只一下太多的真气,点累。”

玄千泷看来看,“这家伙没事吧?看样虚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