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九章 几个公子

小说:侠道长歌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随风又随遇 字数:2615

白发少年的挑衅,激起周围的江湖豪客纷纷拿刀起来,包围个白发少年,带头的个人,很生气地扫视着个白发少年,“喂喂!臭小是谁啊?什时候里的?”

白发少年根本搭理些人,些人更生气个小真是目中无人啊。

没嘴巴的吗?知是谁话啊。看放肆,好像靠山,好,继续说说看,嗯?”

白发少年冷笑,“没下酒菜,就也好喝的胆也蛮大的,把它拿出来当下酒菜。”

白发少年说话真是损人,直接把那个人气得七窍生烟,怒火快喷出眼睛,“好小说什想活吗?”

个人直接拔出剑,他想要个白发人赶紧去死,泄心头之恨。

可是白发少年轻轻挥,他的剑竟然断……那个人急急地后退,他的剑,竟然就

忽然那个人僵住

其他豪客目瞪口呆下,那个人直接倒下

“韩大侠,韩大侠,……”

见自己人被杀场的江湖豪客群情激奋,他们纷纷拔剑包围个家伙,……

白发少年蔑视着场的所人,“下个是谁,自己站出来吧。”

个可恶的家伙,太可恶。”豪客们被白发少年几句话给激起愤怒,“给我杀,给我杀。虽然个家伙用的是什邪术,但是能对付我们多人吗?”

白发少年笑笑,拿起酒杯,“邪术吗?那就让们尝尝什叫邪术,……”

白发少年随手弹,瞬间个豪客倒下,就瞬间,脑袋出现个血洞,死

豪客们又惊又怒又怕,“到底是谁……,难就是弹指功……”

样年轻的年纪,怎会弹指功。”

白发少年举起自己的六根手指,夹着六个弹丸,每个弹丸上面刻着野兽的花纹,而且是鲜艳的红色。

“那……那难就是传说中的血雨丸。”

是快意王的弟……”

白发少年摇摇头,“等些家伙出现武林的段时间,实是无聊透。来吧,看是要逃走还是要和我拼命,随便们。过,我是可以终于可以好好玩玩的。”

……聂欢看着万兽王的手下喝的东倒西歪的,摇摇头。些人到底是为而来啊,随性?

些人,怎回事,来里,居然都喝成个样,尤其是我师兄,他怎也喝醉。”

柳风骨已经喝醉,缠着聂欢喝杯,“师弟,来喝杯,来吧?”

万兽王捧着大酒缸,大喊:“来吧,女婿,哪里干嘛啊,快过来再喝杯?”

柳风骨哈哈大笑,“我马上来……”

聂欢:“真是的,事情都告段落们是是准备休息下。”

南宫枫给出否定的回答,“任务还没完成呢?”

聂欢:“什任务,难是寻找紫霞神功的任务,那个徐家庄庄主吗?”

南宫枫:“次狼虎谷徐家庄庄主他的目的其实是要找出邪派里正要造反的势力。”

聂欢听得十分糊涂,“造反势力?”

“嗯,他们是要造反的征兆,但是我找出他们之前些事情要先完成。过,已经收集他们的证据,现快意城的人,已经收到对策。若公,去快意城,也请帮个忙……”

聂欢摇摇头,“要要过去,我。我答应朋友的邀约,帮助他。,但是现点头绪都没。那个假冒徐高义的人,口中振振词神地二字。”

南宫枫惊讶:“说的神地是二十多年前那拥骇人实力的剑魔来到的那个地方?”

聂欢吃惊地:“骇人实力的剑魔。”

南宫枫:“没人知他的名字,武林里的人都叫他剑魔。”

聂欢:“剑魔,剑魔?”

聂欢早就知,如果是神地的血统,那就无法使用紫霞神功。

“没错,是和神地关的剑魔。……说也奇怪,怎剑魔个字眼那熟悉。对知地神地?”

南宫枫:“点点解。”、

聂欢哈哈大笑,“哈哈哈,太好,那神地哪里?”

岂料南宫枫回答却是神地,聂欢脸怒气,“说什啊。”

武林里很多的侠客,为得到剑魔与神地的武功,但是没人能找到那个地方。”

聂欢无语,“就断定神地。”

“最积极去找神地的当属大公,大公直相信神地的存久前翻遍天下所地方之后还是没发现,就放弃。”

聂欢心想快意王的弟,找到,那是真的啊。

“我猜想剑魔另层意思,……”

聂欢叹气,本来是寻找剑皇前辈,却没再关注。可是神地个地方,连大公都找到啊。如果说剑皇也去找神地的话,大公那家伙说定就知剑皇的消失。也是种办法。

“那,现办法, 立刻见到大公,上次见到他,只是面之缘,……我着急的事情……”

南宫枫解,“为什急着要找我二公,……”

聂欢笑:“喂喂,我点事情要问他……”

“或许我的劝告很是失礼,但是要和其他的公见面比较好。主上最喜欢聂欢少爷,所以其他的少爷对怀敌意,难吗?”

聂欢并以为然,“知,知,我会小心的,只要帮我招招大公就行。”

南宫枫:“看来,些事情,。他们是非常危险的存。”

……片刻的功夫,客栈内外的人,都死,全部被白发少年全部处死

“现,武林变得更意思……”

……客栈的房间里, 玄千泷正洗澡,“真是好啊,久没洗澡,真是舒服啊……几天感觉就像好多年。特别是和那家伙起的时间……暗示时间越久,越解那个人啊……个人昏迷的时候,血脉都尽断,却还没事情,真是令人解……对家伙,到底是怎回事。要请无极仙翁,帮他看看。过前辈定会来个地方来……

突然门打开,是聂欢,“玄千泷。”

聂欢僵住,对付洗澡?

“哼!我就知……就让我看看吗?”

玄千泷脚将聂欢踢出去,“还站那个地方干什啊。”

聂欢捂住自己的脸,“我是为个来的,我是寻找到能找到爷爷的办法,……”

玄千泷:“那,那……那是什办法……”

聂欢:“反正比满世界找,办法。放心吧,等快意城的信鸽回来……”

“信鸽……”

……快意城的高塔之内,大公收到信鸽,看看,个时候,二公段云飞发话,“觉得奇怪吗,师父直对江湖都过问,却忽然叫我们去攻打洗剑门和乾坤宫,两个邪派之中也是占据很分量的地方。”

“呵呵呵,样的脑袋也能成为师父的二弟,也真是奇迹啊。”白发少年进来

“三师弟?……”

大公:“原来是三师弟,回来。”

“二师兄,用生硬,……”

白发少年,也就是三公,突然直接给二师兄来掌,让段云飞狼狈堪,“样是是想和我打架。”

段云飞十分生气,“想干什,……”

“如果是因为,那时候师父看中,否则我才是二公,好久,二师兄是想和我打架,让我看看师兄的身手。”

大公出面调停,“三师弟,三师弟,对二师弟太尊重,好可是快意城,两位师弟剑拔弩张的太好。要是被师父听到,那可好。”

三公目中无人,让大公些下台。

“好,师弟,坐坐。”

三公:“我看没必要坐下来,师父对外面的事情,也感兴趣……我觉得无聊透。”

段云飞:“三师弟,好像很解师父问世事的原因吗?”

“那是因为师父要挖出腐败的根源?”

段云飞怔,“腐败的根源?”

“两位师兄,应该知快意城江湖上出现时间太长,很短。虽然邪派表面上尊重师父,实际上少人和正派勾结,谋反的意图。所以师父当然知些事,所以暂时延迟统武林的步伐,看看是那些人想趁机造反。虽然花很长世家,但是总算都集中于狼虎谷,主谋竟然是幻灵门,点意外……”

段云飞:“怎会,……”

大公:“愧是三师弟啊,完全解师父的想法,真是令人佩服,……”

三公:“我才要佩服大师兄,大师兄的狡诈,是猜透的。二师兄去对付对付脑会转的老六,是足够。”

段云飞心慌,“我说什?”

“打败无极门,打败天龙会,又打败幻灵门的老六,那真的是出尽风头……连串的事情,师父都觉得老六是掌门的继承人。再下去,两位师兄的前途就,我无所谓。师兄,应该多去给师父想殷勤。”

段云飞屑,“也窥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