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我是谁

小说:落心诀小谷 类别:仙侠小说 作者:半壁余光 字数:2143

看向伊,想问她什么想对伊轻晨说的。

还没开口,她就接话:“是觉得啊,得姐姐。可是作为伊的机缘已经要结束了呢。”

她低下头,想让她在哭。

“你来了,就知道今后能再守在这里了……以后底会是雪还是……”

“其实知道今天会与你融为体,可是怕……那样是算消失了?”

过转念想,或许本来就是你,你也本来就是们本来就是个人,也存在消失这说法了。”

成了你,还是你成了,压根没什么可纠结的。等们完全融合了,或许们就懂是怎么回事了。”

她像是做了什么决定,深吸口气后,抬头认真的看

“你要干什么!”慌乱、疑惑、妙等等复杂的情绪下子涌入心间,住的吐口而出。

人都下意识的回头看

“雪?”风暮涟看的表情对,连忙过来拉

“怎么了?”月炎洛站身边,薄凉的声音却像是给吃了颗定心丸。

拍了拍风暮涟拉的手。

灿烂笑:“大家都这样子关心会很开心。”

“你底想怎样?”得身边人在,皱眉头盯这张与样的脸。

“谁在这里?”月炎洛看向伊

和伊对视,没回答从她眼里看的是决然,而她眼睛里的那个些慌乱。

“小?”伊轻晨猛的回头,四处张望:“小是你吗?”

当然找。伊心疼的看,走过去从背后抱住,将头靠在背上抬起。

心里突然很难受,是害怕分开却离开的那种难受。或许,这是伊的感受。

伊轻晨似所感,诧异的往背后看:“小,小?”

“哎。”伊轻轻的答应,却听

?”慕婉晴吓了跳:“她怎么可能?”

风暮涟盯伊轻晨失态的样子,也皱眉头:“这是怎么回事?”

伊轻晨回答,感受了伊,或许是因为血脉的联系。

月炎洛突然眼神冰冷的看:“你是谁?”

愣。

“炎洛你什么意思?”风暮涟冲喊:“你居然怀疑雪?”

“你是云雪,还是,伊。”月炎洛死死的盯,低沉的嗓音里透奇怪的意味。

吓了跳,偏头看向抱月炎洛的伊,她身体越来越透明,正化为光芒点的注入的眉心。

……”看向月炎洛疑惑的脸,突然知道该怎么回答。

伊轻晨也回头看,突然睁大的眼睛。

怎么越听越糊涂了?”慕婉晴疑惑的道。

?”风暮涟拉仔细的看:“这是雪啊。”

月炎洛说话。愧是月炎洛,直觉那么敏锐,可是底要算是,还是雪呢?

被伊搞糊涂了。

已经透明得几乎消失的伊依依舍的看伊轻晨:“哥哥,再见。”

哥哥再见……你是哥哥,今天就勉为其难的叫你姐姐了。

还是想能陪你。

她作了束光,直接没入的眉心。在那瞬间,强大的灵魂冲击让头痛欲裂,晕了过去。

儿!”月炎洛抱晕了的下子慌了神。

!”“雪!”“雪!”

……

是谁?

是那个从小被母亲抽离了魄的,没任何血族反应的雪;还是从小虚日,需要哥哥用禁术炼血元丹的

记得小时候,在妖界时常被欺负,好容易买了心爱的糕点,还被群妖打翻在地上踩了好几脚,然后逼吃下去……

吃,差点被活活打死,从那以后便热衷于练习跑路的速度。

记得以前在佛陀寺,顽皮的跑佛像背后,戏弄前来许愿的施主。

后来方丈气得痒的,关了个月的禁闭。

记得在落心诀小谷中学跳舞,可又记得总是纠哥哥的衣角迈小短腿跑。

十岁那年在落心诀小谷安心的修炼。

十岁那年在伊府中受堂兄弟们的欺负,却因怕影响哥哥而默作声。

记得娘亲让来人间,记得十二岁那年便死去,之后只是直在陵墓中等待心情好,便喜欢来的哥哥。

所以……

是谁?

脑海中飞快的闪这些记忆,每件事都是亲身经历,可是又觉得时间地点都对上。

是雪,因为的原身是白狐,因为在落心诀小谷中娘亲,因为在险恶的妖界中长大。

是伊,因为在佛陀寺里长五岁,因为娘亲从出生就殒命,因为个总被叫姐姐的哥哥。

所以,是雪,也是

因为们本来就是个人。

是作为血族存在的雪,雪是作为正常妖族长大的

,没消失。

是雪,多了魄。

画面转,了娘亲,她怀孕了。

能让血族的孩子在妖界啊……可是,必须要回去了。”娘亲喃喃自语。

“阁主。”梁洪远从门外进来:“长弘宫宫主云泽抢了们接的皇族的那笔单子,这……”

义父?睁大眼睛。

“哼,本事啊,总是和们黎安阁作对。”母亲神情恍惚。

“那们该怎么办?”

“抢生意谁会?”母亲眼中精光闪现,点也像落心诀小谷中那个温柔的母亲。

“阁主你的意思是……”梁洪远似乎对母亲很恭敬。

“云泽在谈上官家的那批武器的生意,刚好与那上官瑞些交情。”母亲很直接地说。

“是。”梁洪远会意,走了出去。随渐行渐远的身影,模糊了视线,回片白茫茫中。

思索刚才看的是真是假,难道义父和母亲竟然是生意上的敌对关系?

看母亲谈时云淡风轻的模样,们确实只是这样的关系吧。还母亲竟然是黎安阁阁主吗?

“主人!”御清的声音响起,了玉清剑里。

那张俊俏的脸上布满担忧。

“御清?”喊。

“主人,你刚收回魄,反噬太大,你差点陷入了时空的缝隙中回来了!”

平静的看

“哎呀呀,主人你怎么这样鲁莽,这么急融合。”恨铁成钢:“你魂魄很稳定,你知道吗?”

“如何稳定?”问。

“你点感觉都没?”脸问

觉得很好。”如实说。

“唉!”说:“当年你在往生涯……”

“啊。”意识自己说了该说的东西:“口误口误!据观察,你在娘胎里就被抽出了魄,当然稳定。”

“往生涯?”觉得些耳熟,抓住这点问。

“呃!”脸:“从书里看来的,什么也知道!”

无语:“你用的这么大反应吗?”

偷偷看了眼:“主人,你这样行啊,要快点融合完然后回现实去。”

“你说被抽取魄是什么意思?”太懂。

“当年还在主人你母亲的手上时,这事可出了少力。”御清得瑟:“否则也会那么顺利。”

“说重点。”瞪了眼。

“主人你是血族吧。”御清恢复正色:“你母亲就是在妖界长大的,她清楚血族如果养在妖界会经历些什么。”

“然后呢?”想起在时光缝隙中看的那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