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章 誓言

小说:纵云朝歌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寒知微 字数:2592

自从与段蜂程涛开战之日起,罗黄涛把兄弟六人房间都安排个院子里,院子大厅、饭厅、厨房、茅厕、小花园,再加上兄六人房间总共三百多平方,虽然搬起,可兄弟六人自开战之日起到获胜当天还从还未住过晚,罗黄涛更几乎没睡,时候困得不行就爬案台上眯会,剩下兄弟五人,三座城池回奔波。

晚上罗黄涛令人做大桌子菜,准备好好庆祝场胜利。

“踏踏踏”院子里传急促脚步声音。

“哥哥们,。”唐杰跑进饭厅

兄弟五人见唐杰,冲上去抱住唐杰,六人紧凑起,像多年未见再次重逢般。

唐杰擦擦眼角激动泪水,说

慈园府听见你们大胜消息,真打心底高兴啊,们打程涛用那么久时间,想不到打段蜂只用两天就打赢参与,说真,弟弟个人后方手痒很啊!”

“六弟,此战们能胜利离不开任何人奋勇杀敌,们边吃边聊。”

罗黄涛拉着唐杰到饭桌前坐下,刚好菜也上齐,覃业刚拿起碗筷猛吃两大碗后又跟兄弟五人讲

跟你们说啊,场仗啊,擒杀将领绝对不下十个,个首功啊,非覃某人莫属。”

唐杰听立马开始反驳:“你瞎说什么呢,要没二哥,们怎么可能赢?,”

覃业刚听不服,问李璇:“璇子,你说说,那绝对功劳最大啊。”

李璇说:“觉得小杰说得对,你抓那么多杂牌将领啥用,你看看二哥抓程涛,还收谢辉,当然二哥功劳大。”

“二哥,你给他们两个什么好处,他们么帮你说话。”

“别别别,什么都没给,其实觉得舒予才最佳,出那么多计策。”谭钫文说

罗黄涛看不下去,说:“行,业刚你也真,要次你们谁都功劳,无大小之分,小杰你们就开始吵,都无话可说。”

“得得得,说到最后又覃某人,怪话多。”覃业刚听罗黄涛话之后哀怨

“三弟,大哥不那个意思,你么说可就不对。”罗黄涛说

李璇看不下去:“三哥,你真,怎么跟个娘们似,扭扭咧咧都不想说你,说多到时候你又闹小脾气。”

,算不说。”覃业刚说完立马捂着自己嘴巴。

而罗舒予却笑着说: “哈哈哈,怀恋啊,真怀恋,段时间耳边全情报声音,现又听到兄弟几个吵吵闹闹,怀恋。”

罗黄涛深叹口气,:“啊,种日子们就多多珍惜吧,们虽然暂时打退段蜂,但谁也不知他们下步会做何行动。”

罗舒予突然站起身,五人目光全都注视着罗舒予。

只见罗舒予漫步走出门外,望着天空,嘴里念:“风起尘沙哮,百浩位浮桥,乱世群雄纵四海,亡国之泪横八方,江流奔腾十万里,蹄踏沙场三千里,故人祭君悲莫名,君守桥畔盼故人,何人能解伤离别?惊回首,烟雨落下切勿念,再寻知。”

罗舒予番词说出天下局势,也说出自己预想,更亲人阴阳相隔,不能再见悲惨。

五人也跟着走,六人并排战列,罗黄涛看看天,说:“吾不想遇见乱世,但乱世既已让吾遇见,吾必平之。”

“既兄长之愿,弟必将追随。”谭钫文说

愿与手中长枪共做兄长最锋利刃。”覃业刚说

“璇虽不才,但愿与兄长荣辱与共,生死相随。”李璇说

“舒予,愿与兄,共创大业,赴汤蹈火,所不辞。”罗舒予说

“能遇五位兄长,弟生足矣,今后,金戈铁马,驰骋疆场,生死看淡。”唐杰说

兄弟六人就此屋檐下立下誓言,没气势磅礴言语,也没身处天震地骇环境中,只互相彼此,人接人,句接说着自己内心所想。

任何人或事物能够抹去历史伤痛,那怕世间最醇香美酒也只能醉梦时,大梦醒后,伤口还隐隐作痛,既然生乱世,无家可归,那自己就扫平乱世,让人家可归,曾经乱世被浩国统,现浩国否能够捍卫江山,还说会被个全新国家给替代,乱世自古出英雄,素豪情侠义。

大地上,已经两个皇帝,将否会多,否会少,答案无人得知。

三天后,段蜂朝堂之上,连破旧都盔甲都没换,便直接面见邓广。

“臣,段蜂叩见陛下!”

“段蜂,你个败军之将还脸回?自己去找个地方,结性命吧!”

“回陛下,臣贱命条,死不足惜,但此战溃败微臣不如他们。”

邓广听到段蜂句话,好像兴致:“究竟怎么对手能让浩国把手如此惨败,倒想听听。”

“回陛下话,此战领头以罗黄涛为首六个少年,他们六人中四个人武功不和程涛之下,和他们当中李璇和罗黄涛都交过手,全都不能讨到半点便宜,而他们当中还个叫罗舒予,城府深不可测,两把大火把程涛军队去啊明都给烧没。”

“难你兵败借口?前段时间们被刘康打得节节败退,现俩门几个孩子都收拾不,丢人啊,丢人,人,把段蜂拖出去斩。”

陶高听之后,立马走出为段蜂求情:“禀陛下,段将军虽然兵败,但国家正用将之时,刘康不知什么时候会对们发起进攻,此时杀段将军,犹如自折臂膀啊,还望陛下三思。”

“陶爱卿言之理,但段蜂兵败若如不罚,恐怕难以服众啊,样吧,段蜂,你去马房去喂半个月马。”

“臣段蜂多谢陛下不杀之恩!”段蜂叩谢

“启奏陛下,臣还言!”陶高说

“爱卿既话,不妨直说。”邓广说

“禀陛下,段将军与程乃国数数二名将,能次性击败二位可见六位少年能力之强,既然如此,们何不诏安,若刘康再犯国之时,也多几位能征善战将军,岂不美哉。”

邓广听后,摸摸下巴,沉思会,说:“嗯,此计甚妙,远国杨涛勇冠三军,国现正缺将军,好,陶爱卿,此事就交于你办。”

“臣遵旨!”陶高回

“好,今日早朝就到此为止吧,朕要休息去,退朝!”

邓广说完后起身就走,旁边奴才也跟邓广屁股后面起离开。

“陶大人,请留步。”段蜂叫住陶高

陶高回过头问段蜂:“段将军,何指教?”

“陶大人言重下想请问陶大人准备何时启程?”段蜂问

“待回家收拾好行李,明日便启程。”

“此去济州路途遥远,没三日之时间,恐怕难以到达。”

当然知晓,段将军无需担心,段将军何话不妨直接说出,何必支支吾吾。”

“好,那叫直说想请陶大人说服罗黄涛,放程涛。”

“将军放心,程将军国名将,自由分寸。”

“好,那段蜂就此谢过陶大人。”

“段将军客气。”

二人交谈完之后都各自离去

陶高回到家中后,先写好封书信,命人日夜兼程送到罗黄涛手中,而自己也看段蜂收集关于罗黄涛情报,想通过些多下罗黄涛。

看完之后,陶高自信摸胡子大笑起,妻子端着茶推开门走,问:

“夫君为何发笑啊?”

陶高答曰:“夫人,又要离大功!”

“究竟何功劳,能让夫君如此开心。”

“陛下派去诏安济州城罗黄涛,刚刚已查看此人资料,原吃不起饭流浪孩子迫无无奈才占山为王,种人,用功名利禄相诱,必定归顺朝廷,夫人,你说大功件啊!”

“当然,既然如此,妾身就恭喜提前为夫君啦!”

“哈哈哈,好,甚好!”

陶高此时已经觉得件事十拿九稳,成功只时间问题

两天,济州罗黄涛已经收到陶高书信,罗黄涛大概看完书信都内容。

“五位义弟,快快出,为兄话要说!”罗黄涛边喊边走向客厅。

兄弟五人听见罗黄涛话后立马走出房门,看见罗黄涛后,谭钫文直接问:“大哥 么急们,何事啊?”

罗黄涛拍拍放桌子上书信,说:“你们都看看封信吧。”